面對面——林沙文: 好戲在後頭

  見林沙文(Kelly)的那一個晚上,他的興致看來好極了。那是他六十歲生日party,他希望到來的嘉賓,像他一樣,開開心心的與他一起,過一個愉快的晚上。

  Kelly細說從前:「在這酒店舉行生日party,有原因的。一九九六年我在這間酒店擺結婚酒,飲到一半,掛八號風球,有些嘉賓被迫提早離席,大多數親朋戚友無懼風雨,繼續留下來,吃完甜品才走,令我感動。」

  這有着圓滿結局的愛情故事,真的「打風都打唔甩了」。這個晚上,Kelly與他太太一起跳舞,It takes two to tango,Kelly太太是舞蹈家,跳足全場,不是問題。跳舞,他們還來個二人合唱,Kelly的好友,亦逐一上台露一手,都是唱家班來的。

  Kelly笑着說:「你不是歌手,可以唱歌。不是舞蹈員,可以跳舞。在法庭上,你得是有牌律師,才可以對着法官、陪審團,陳詞結案。我是有牌大律師,唱歌,無牌;跳舞,無牌;上庭,有牌呀!」

  Kelly視生命為一場有趣的探險活動:「Life is an adventure。」他天生愛冒險。

  「我的人生,一個事件接一個的。Anything can happen. If it happens, it happens for a reason.」

  唸初中時,Kelly視讀書為「苦差」:「中四留級,留了兩年,母親對我說,再留級,就不要讀書了。好,我開始努力,有心唔怕遲。」

  「會考勉強合格,去了當警察。然後,適逢其會,去了日本學日文,可以做翻譯了。又曾到過英國學教授英語,成了英文教師。我的中文本來很一般,母親迫我背唐詩,讓我出口成章。」

  Kelly算是一名「雜家」,他就是有此本事:「學乜都得」,因為懂得日文,可以為日本電視台工作。因為口才了得,當上電台節目主持。然後,他愛上法律,專注有成:「我做了兩年事務律師,然後當上大律師。處理刑事案件,我是十分專注。結案陳詞,一般大律師用上半天,我會用一天,有時甚至用到上三天。」

  Kelly當過差,對刑事案,有一定認知。做過電視節目主持,說起話來,條理分明,很具說服力。

  Kelly說:「人生是一個舞台」。這句話,讓我想起莎士比亞講的「All the world's a stage」。

  從小舞台(Kelly曾到老人中心為老人家高歌一曲),到大舞台(法庭上,Kelly是如魚得水),Kelly都是那麼用心,那麼投入。Kelly是個熱愛生命之心,他實話實說,透過行動,顯示出他的生命力來。

  後記

  Kelly借了兩部的他的著作《破解法律陷阱》第一擊和第二擊給我看,他說:「看完,記得歸還啊。」「第一擊」,學曉一句:「污鼠」原來是指「污點證人」。「第二擊」的「唔係是必要你講」,才知悉「有權保持緘默的警誡詞」(caution)十分重要。期待Kelly的「第三擊」。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