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門抽射——為何我們不能?

  轉瞬間又是今屆文憑試考生填報大學聯招的季節,早陣子各大院校舉行課程資訊日,向中學生介紹入學門檻、課程內容,不同院校和學系都借此機會,向學生介紹大學在國際排名榜上的位置,以吸引成績好的學生報讀。

  對筆者而言,大學國際排名並非絕對,不過也具一定指標性及參考作用。畢竟本港八間接受教資會資助的大學都是以公帑運作,因此各院校在國際上的排名可以成為其中一項指標,讓公眾知道其成績,在籌款時也容易一些。

  以香港彈丸之地,只有七百多萬人口,但獲政府資助的八間大專院校,其中有四間位列全球首一百位內,而城市大學更在全球年輕大學排名榜上得第四位,成績驕人。其實與亞洲鄰近國家相比,特區政府在財政錄得有大量盈餘下,對香港高等教育並不算慷慨。反觀韓國和新加坡,兩國政府近年大力支持發展高等教育,新加坡國立大學更是亞洲區大學排名之冠,南韓的大學亦一直緊隨,相信不久將來,南韓亦會位居亞洲大學排行榜前列。

  不過,有一個奇怪現象,就是近年為何香港有個別大學在國際排名上獲得佳績,卻惹人質疑。香港的大學結集了不同範疇的科研人才,發表很多具影響力的論文,並得到很多國際學者引用。但香港人妄自菲薄,總覺得香港回歸後,各方面的表現比英殖時代失色,這令筆者大惑不解。為何在英殖管治下,做出好成績便理所當然,回歸後取得亮麗成績,被人質疑,筆者想告訴大家,為甚麼我們不能夠。

靳清松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