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門抽射——有辱無榮

  泛民在西九龍補選鎩羽而歸,在餘下兩年時間,泛民肯定會重新整合,尋找不同社會議題為二○二○年立法會選舉作出部署,否則難以保住及取得新席位。

  從政治策略上考慮,港鐵會是他們其中一個目標議題,事緣今年六月港鐵沙中線紅磡站發生月台鋼筋被剪短、螺絲頭數目不符事件,特區政府立即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委任退休大法官夏正民展開聆訊,泛民又怎會放過這個大好時機,未待調查報告結果公佈、已經咬着不放,最佳例子就是指抽樣鑿開八十個石屎位置供檢查基數太少,不肯收貨。

  筆者留意到在今次沙中線聆訊中,時任沙中線土木工程總經理胡宏利在供辭中提及,他確認採用的螺絲頭數目有二萬三千五百個之多,主席馬時亨亦非省油的燈,浪得虛名,在召開記者會前,再三細意追問他有甚麼證據可以支持,胡宏利表示他手持禮頓及港鐵的報告、確認螺絲帽數量無誤,但後來他卻承認螺絲帽實際少了二千個,直接令港鐵管理層在事件中受抨擊,主席亦唯有硬食了這隻死貓。

  從管理角度來看,是需要對下屬有一定程度的信任,否則是難以暢順運作,但若有個別下屬妄顧自己的專業操守,刻意將錯漏隱瞞不上報,直至錯漏事件被揭發曝光,上至主席,下至總監就會因此受到牽連,其實對管理層未必公允。

  今時今日出任公職,真是有辱無榮,難怪很多有心人士,都對出任公職望而生畏。強如港鐵主席馬時亨,縱橫官場商場數十載,有龐大的人脈網絡,管理技巧高超,公關手段更是一流,都顯得有點意興闌珊,提出請辭,連他自己都說:「倒不如回家幫手湊外孫女,起碼得到老婆及女兒的嘉許。」

靳清松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