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門抽射——裝飾藝術風華絕代

  不知是電影還是文學作品的影響,巴黎總是給人有一份浪漫,可望而不可即的感覺,就如電影《北非諜影》內,男主角堪富利保加對女主角英格烈褒曼臨別時所講:「at least, we have always Paris」,翻譯後成為傳誦一時的愛情名句:「只在乎曾經擁有」,而法國藝術文化更是筆者所愛,曾幾何時,塞納河左岸的咖啡室更是筆者經常留連的地方。

   筆者對法國藝術有一份無以名之的情懐,特別鍾情於二十世紀初的Art Deco「裝飾藝術」,早前參觀城大舉辦「裝飾藝術:當法國與中國交匯」展覽,有幸親身近距離看到珍貴展品包括Maurice Picaud(Pico)製作的劇院淺浮雕模型及Pierre Patout設計的宏偉精美花瓶,二人均是當時法國知名的建築師和設計師;其他展品還有法國設計師展現幾何圖案的晚禮服,以及上海工匠設計、彰顯圓形線條的的梳妝枱等,均令人一看着迷,魂夢牽連。

  其實藝術並非高不可攀,藝術只是一種品味、一種喜好,並無絕對性及排他性,正是人言人殊,各有所好。筆者認為城大今次免費展覽,正好讓公眾人士可以親身體會到法國藝術文化氣息、進一步了解法國的歷史。以筆者所知,城大二○一七年亦曾舉辦過「在巴黎屋頂的邊緣」展覽,透過展示巴黎美輪美奐屋頂從十八世紀至今的發展歷史,讓觀眾了解巴黎如何從中世紀的幽暗城鎮,蛻變成今天的花都。

  四十多年前,現任城市大學校長郭位教授曾到訪法國,自此對這個藝術之都的文化思想深感興趣、念念不忘、法國政府日前向他頒授法國國家榮譽軍團勳章(騎士勳位),其中一個原因便是表揚他對法國藝術的熱誠及貢獻。

靳清松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