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門抽射——專業的傲慢

  香港人對專業團體一向都非常尊重,喜歡他們那份不偏不倚,以香港市民利益為依歸的態度。但近年有個別專業團體利用這種備受市民尊重的關係,變成專業的傲慢,令人反感。

  就以醫學界近年不少取態為例,由放寬海外醫生來港執業問題,到堅持要全面禁止銷售加熱煙,都令人懷疑醫學團體跟市民的距離是否愈行愈遠,不接地氣。

  醫委會早前開會討論放寬海外專科醫生實習,四個方案竟然在投票後全遭否決,全城嘩然,後來連特首都要開腔介入,更有個別立法會議員揚言,要求將醫委會部份權力收回。

  事件迅速升溫發酵,多個政黨及病人權益組織,都嚴厲譴責,食衞局局長陳肇始前晚與各醫療界代表開會,希望能取得共識,放寬海外醫生來港執業,但願五月八日醫委會開會後,有好消息公佈。

  另一方面,醫學界提出全面禁售加熱煙,他們一直以保護青少年為由,聲稱加熱煙會對年輕人產生門戶效應(Gateway Effect),令青少年將來會轉吸傳統煙;然而這個說法受到質疑,由英格蘭政府的資助的公共衛生研究組織NIHR(National Institute for Health Research)發佈的研究報告指出,無跡象及數據證明加熱煙、電子煙會對年輕人產生門戶效應;反而有數據證明加熱煙的出現,令一向食開傳統煙的成年煙民轉吸加熱煙而戒煙成功。

  觀乎今次為期三日的公聽會,支持及反對意見各佔一半,反映議題更需要充份討論及諮詢,應該先舉行公眾諮詢,收集全面意見後,才召開公聽會,比較可取。

靳清松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