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門抽射——部署錯亂

  港人陳同佳去年在台灣殺女友後逃回港,把他引渡回台灣受審本來理所當然,政府提出修訂《逃犯條例》,卻引發軒然大波,不單止大律師公會十二位前任主席出聲明反對,修例甚至引起國際關注,相信政府始料不及。

  事件發展至此,反映出政府對修例一事表現倉卒、有點草率而行,未有周詳計劃和部署。政府以為市民會對台灣殺人案感憤怒,因而有理由以彰顯公義為由提出修例,相信可得到支持,詎料反對聲四起,先是被指沒就修例諮詢,於是才急急推出僅得二十日期限的諮詢。

  讓人意料之外的,是一向親建制的商界也不撐政府。政府於是剔除九項可引渡的罪行,但商界仍「不領情」,稱未能完全釋除疑慮。政府前日再提出六項新修訂, 包括將移交逃犯門檻增至七年刑期,說是聽取民意,但眼見政府不斷讓步,對條例修改,反映出是政府是欠部署、「見步行步」。

  政府既然決心「迎難而上」,一再就修例解畫,卻未見動員,只得特首林鄭月娥和保安局局長李家超二人出來,幾乎是單打獨鬥;願意高調為修例護航的,只有行政會議成員湯家驊,及剛剛發表「傻仔論」、指民主派「幫外人掟爛自己屋企」的前全國人大常委范徐麗泰。

  日前泛民邀請林鄭就修例與民主黨涂謹申作公開電視辯論,林鄭卻拒絕,又惹來質疑:若政府理據充份,何懼之有。

  在法案委會員會「鬧雙胞」、混亂不堪下,政府決定直上立法會大會審議草案。中央表態後建制派歸隊,料草案會獲得通過,只是政府付出的代價很高,今次修例後,林鄭要挽回民望,談何容易?

靳清松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