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門抽射——電競新遊戲

  修訂《逃犯條例》風波,連日來在社會惹來極大反響,事件甚至引起國際關注。政治是很奇妙的,發展和結局往往令人意想不到,亦未必有跡可尋,但備受爭議的法案通過後,紛爭轉眼間又會變得無聲無息。例如高鐵一地兩檢就是個好例子,當時有聲音憂慮法案一旦通過後,內地政府以後來港執法變得易如反掌,不過在通車後,社會焦點就漸漸集中於高鐵帶來的便利。

  在殖民地年代,當時不少香港人的心態,都認為這是「借來的地方、借來的時間」,所以只埋首工作,為生計、為事業打拼,大家少談政治,參與度極低。

  反觀現今土生土長的新一代年輕人,自幼在網絡盛行、資訊爆炸的年代長大,雖然不擅於人際社交關係,但卻善於利用各種社交媒體作溝通號召平台,當中不少年輕人因為熱愛電競遊戲,被喻為「電競新一代」,今次他們就以電競新遊戲心態,跟政府玩一鋪。

  在六一二政府總部這場攻防戰中便可見一斑,年輕人行動迅速,表現出組織能力,他們就是憑着網絡動員力量,把一眾互不認識的年輕人召喚到現場,互相合作發揮默契,過程可謂亂中有序。其實年輕一代參與社會運動,是社會發展的必然進程,正如南韓在八、九十年代,學生跟警方對峙,屢次發生流血衝突,學生最後因而入獄更是司空見慣,但經歷種種過後,南韓已發展成亞洲其中一個發達國家。

  這場香港新世代的社會運動,已把政府推向進退維谷的地步,現在問題的核心,在於市民對政府不信任,導致社會發展因內耗而裹足不前,管治將會愈來愈困難。

靳清松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