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門抽射——191億元新措施

  秋已立,暑未過,酷熱令人煩,音樂惹人愁,加上小城政治氣壓之低,相信是自回歸以來最多事的一年。難怪連香港市民李嘉誠都在廣告寫上「最好的因,可成最壞的果」,既語重心長,亦帶有佛偈意味,值得參透。

  特區政府神隱了兩個多月,終於在前天突然有所動作,由財爺聯同幾位局長召開記者會,公佈數項多達一百九十一億港元的有關措施、目的是為了抗經濟下行,而非為了紓緩修例所引發的政治風波而設。姑勿論孰真孰假,可預見今次措施的成效不大,既無前瞻性,亦無震撼力。

  參閱有關方案內容,為低收入租戶代繳一個月租金,向領取綜援及高齡津貼等人士額外發放一個月金額,豁免二十七類政府收費一年,用以幫助中小企應對惡劣的營商環境,這些措施都是被動,為甚麼不鼓勵市民透過內部消費刺激香港經濟。

  好比前屆政府向每名年滿十八歲的香港市民直接派出六千元,若基於行政費用高昂或程序複雜,政府可以將錢分多次存入每位市民的八達通內,既簡便又快捷,亦達至最多人可以受惠。

  問題在於政府是否有勇氣及決心去落實,不要以為政府處處受到掣肘,就無牌可打,筆者在此專欄內亦曾提及以政府的豐厚財力,再加上特首在行政會議上絕對有權可以大刀闊斧地改組,招攬有能力人士及委任高票當選的立法會議員,進入行政會議內,令政府的管治班子內更有廣泛代表性。

  政府是時候主動行出一大步,不能以社會穩定後才作檢討為由,令人感覺政府是在拖延,但又擺警察在前線以高壓手段對付示威者,繼續下去,真是禍福難料。

靳清松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