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屬專欄:
其他專欄
專欄名稱:
葉Sir食經
作者:
葉澍堃

最近跟謙謙和鋒鋒等幾位名士在灣仔「國福樓」一起作東請客,請食飯是因為在美國總統選舉中我們押注在希拉莉身上,結果當然是輸了,銀紙與面子雙失,認真慘情,這餐飯約了幾個月,最近才能成局,皆因打賭者皆是城中大忙人之故。「國福樓」是福記集團旗下我們經常光顧的餐廳,以前在尖沙咀時已經幫襯,後來搬到灣仔軒尼詩道三十三號皇悅酒店地庫現址,對我來說是方便得...

詳細

鄧名高旗下「豚王拉麵」生意甚佳,豬籠入水,下月又跟富豪去地中海坐艇晒命,出發前在尖沙咀新開的法國海鮮餐廳「Rech」請食晚飯,「Rech」在洲際酒店地下,前身是「Spoon」,同樣是國際星級名廚Alain Ducasse名下的餐廳,「Rech」是巴黎歷史悠久的高檔海鮮餐廳,於一九二五年由Adrian Rech創立,二○○七年被Ducass...

詳細

內地休漁期又開始了,為期三個多月,欲食海上鮮,就算不惜腰間錢也愈來愈難,上星期跟太座到灣仔街市買菜,經過魚檔,發覺大條紅衫魚每斤八十元,大眼雞更貴,每斤漲至一百四十元、鷹鯧二百七十元、大馬友三百六十元,但有錢也未必有貨!休漁期前我有緣食了幾餐魚宴,好像上月杜西門在「家傳七福」宴請海外來客,我有幸叨陪末席,是夜的主菜是兩款海魚,首先食的是兩...

詳細

上星期四在馬會跑馬地會所「打吡」餐廳食了頓兩星法菜,客串掌廚的是巴黎「Taillevent」餐廳的大廚Alain Soliveres,「Taillevent」是巴黎出名的老牌餐廳,創立於一九四六年,兩年後獲頒米芝蓮一星,一九五四年再添一星,一九七三年獲頒三星,一直至二○○七年才降回二星。我曾經在這裏食過兩頓晚飯,印象不錯,餐廳藏酒甚豐,其...

詳細

在上海的最後一天,我們跟隨識途老友到靜安區延安路1238號嘉里中心南商場三樓的「南伶酒家」食午飯,我們一行八人十一點半到達時,餐廳已經坐得滿滿。「南伶」開業二十年,老闆是香港人,大廚則是本地人,做的是淮揚菜,口碑不俗。前菜我們點了「四喜烤麩」、「葱油雞」、「熗蝦」、「熗虎尾」、「白切肚尖」和「揚州干絲」等來分享,烤麩做得很好,是太座至愛,...

詳細

在上海的第二天早上,我們到新天地二期的「桃園眷村」(地址是蘆灣區湖濱路150號)食地道早餐,餐廳地方寬敞整潔,坐得舒服,文化氣息濃厚,牆上寫了很多詩人墨客的名句,我的至愛是王勃《滕王閣序》的「關山難越,誰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盡是他鄉之客」幾句。餐牌上小食款式不少,我們點了玉米蛋燒餅、油條、甜豆漿、鹹豆花、粢飯和鮮肉大包等來分享,食物水準...

詳細

上月跟謙謙、杜西門和鄧名高等一眾好友到上海吃喝玩樂,從香港到上海航班不誤點的話只需兩個小時,《我不是潘金蓮》還未看完,飛機已經着陸,一如以往,我們住在「半島」,酒店房間整潔舒適,設備一應俱全,服務周到,難怪最近被《Travel & Leisure》雜誌選為亞洲最佳酒店。放下行李後,我們到鄧名高旗下的「豚王拉麵」醫肚,上海「豚王」位...

詳細

去年底跟一眾好友到曼谷吃喝玩樂後,對曼谷念念不忘,本月初決定跟謙謙和鄧名高等再到曼谷覓食。一如以往,我們住在Central Embassy對面的大倉酒店(Hotel Okura Prestige),酒店三十三樓的Club Lounge是我最愛的地方,這裏從早到晚,食物和飲品源源不絕免費供應,是食寧靜早餐和飲下午茶的好地方。在酒店放下行李後...

詳細

位於銅鑼灣告士打道二百五十五號信和廣場一樓的「富臨飯店」是我們一家時常光顧的地方,在這裏不但可以食到我最愛的點心,還可以不時跟阿一師傅飲茶吹水,其樂無窮。信和廣場閣樓最近開了家日本餐廳,口碑不俗,阿一師傅說他也光顧了幾次,連阿一也肯幫襯的餐廳,我們當然也要試試。我們一家五口最近到這家「Murasaki」,中文名是「紫」的日本餐廳食了頓悠長...

詳細

星期日在沙田馬場鋪完草皮後,跟着到隔鄰馬會會所「Centurion」餐廳食三星晚餐,掌廚的是來自法國St. Tropez的年輕三星型廚Arnaud Donckele,餐前跟Arnaud閒談了半個小時,今次是他第一次來香港,在馬會客串掌廚四天,好友「威而弗」Wilfred一早為我們訂座,席上有經常坐富豪遊艇到歐洲晒太陽兼晒命的鄧名高,他去年...

詳細

本星期一跟城中幾位最識飲識食的好友到位於跑馬地黃泥涌道六十三號安美大廈M樓的「天一閣」食了頓精緻的私房粵菜,「天一閣」有兩層,樓上是散座,約可坐三十人,樓下是貴賓房,我們一行十二人坐在房內,沒有其他客人,私隱度甚高,主人家為我們帶來了多瓶布根地紅酒,包括Mugnier的Musigny 1985、Chambertin Dujac 1990、...

詳細

熱門:葉Sir食經 Executive日記 巴士的點評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