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Sir食經——從上海到海上 覓食無界限

        在上海的最後一天,我們跟隨識途老友到靜安區延安路1238號嘉里中心南商場三樓的「南伶酒家」食午飯,我們一行八人十一點半到達時,餐廳已經坐得滿滿。「南伶」開業二十年,老闆是香港人,大廚則是本地人,做的是淮揚菜,口碑不俗。

  前菜我們點了「四喜烤麩」、「葱油雞」、「熗蝦」、「熗虎尾」、「白切肚尖」和「揚州干絲」等來分享,烤麩做得很好,是太座至愛,「揚州干絲」是我常點的菜,大廚刀功不俗,干絲切得幼細,加上熱湯,有種在食麵的感覺。葱油雞勝在全熟,因為不用擔心禽流感,葱油惹味,最合謙謙心意。「熗蝦」是用酒浸着的生蝦,為免食完會周圍跳,看過便算!

  熱菜幾款,先食「香酥八寶鴨」,每隻二百二十八元人仔,鴨皮炸得金香酥脆,內有糯米飯和栗子、崧子和香菇等多種配料,糯米飯吸取了鴨肉和八寶的味道,甘香軟糯,好味非常。鴨肉鬆化而不太油膩,很好食的一道菜。另一款招牌菜是「拆骨大魚頭」,這菜要預訂,大魚頭來自千島湖,拆骨後啖啖肉,魚嘴和魚雲香滑無比,充滿骨膠原,據說有護面養顏功效,閣下若嫌面子不夠,不妨多食此物,肯定會愈來愈有「飛士」!

豬油菜飯香港難嚐

  我們也試了「葵花斬肉」,亦即獅子頭,豬肉用人手剁碎,肥瘦比例大概是四比六,鬆化香滑,兩隻拳頭般大的「斬肉」才賣一百零四元,一點不貴。另一款熱菜是「蜜汁火方」,上方是火腿最好的部份,是我以前到上海必定買給太座的手信,比買包包實惠得多!蜜汁火方的配菜有金絲蜜棗和腍甜的蓮子,用花卷夾着來食,香甜可口。單尾是「上海豬油菜飯」,四十八元人仔一大碟,飯用青菜和鹹肉粒煮成,甘香油滑,經常嘴甜舌滑的鄧名高連食兩碗,這是在香港難嚐的美食,皆因在香港食肆菜牌上絕少會見到「豬油」二字!壓軸點心是「蟹粉生煎包」,十二元一隻,少少蟹粉,多多豬肉,最合我意,包煎得外皮香脆,好食。甜品是「青豆泥」,香滑清甜,比芋泥健康,翠綠色非常養眼,一點也不豆泥!

  這是頓食得開心愜意的午飯,埋單一千九百元,每人二百多元人仔,抵食好食。飯後陳姓老闆前來跟我們打招呼,大家都是香港人,當然要來張合照留念。

  飯後我們驅車到吳淞江郵輪碼頭坐船回港,坐的是「瑪麗皇后二號」(Queen Mary 2),航程四日三夜,還記得第一次坐郵輪是二十多年前,當時坐的是「獅子星」號,從香港出發,到越南下龍灣,我們四個家庭住在套房,一早安排把房間打通,方便我們開枱耍樂,我們打足三日三夜,打得天昏地暗,下龍灣只是望了幾眼,回家倒頭便睡!

郵輪假期身心放鬆

  今次坐的「瑪麗皇后二號」曾經是世上最大的郵輪,載重量超過十五萬噸,可載客二千七百人,二○○四年啟航,最近用了十億港元全面翻新,船上有多家餐廳,最大是「King's Court」,從早到晚供應自助餐,另一間是「Britannia」,可同時招待一千二百人,住套房的豪客(好像謙謙和鄧名高)可以到他們專用的「Queen's Grill」或「Princess Grill」扒房用餐,船上也有食法國菜的「Verandah」,飲啤酒的「Golden Lion's Pub」和食朱古力甜餅的「Godiva Cafe」,行政大廚James是印度人,他說船上有一百五十位廚師,二十四小時輪班工作,每天為客人準備一萬六千份餐,保證人人食飽。

  英國劇作家毛姆說英國人每天可食三次早餐,在船上做英國人一點不難,在牀上食完room service早餐後,可以再到「Britannia」和「King's Court」食多兩次!坐英國郵輪每天下午當然要食high tea,打煲呔的侍應為我們不停奉上紅茶、英式鬆餅、迷你三文治和甜餅,食tea時還可欣賞美女四重奏,有種身在倫敦Ritz酒店的感覺!

  坐郵輪最好的地方是可以看海和避靜,在船上接收不到微信或WhatsApp訊息(皆因我等退休大叔付不起高昂WiFi收費),心境特別寧靜,有種在禪修的感覺!喜歡看海的話,船上每天都是看海的日子,看得悶了,可以到劇院看劇聽歌,晚上最熱鬧的地方是Queen's Room,這是船上的大舞廳,是跳社交老舞的地方,坐慣郵輪的熟客大多是舞林高手,通常都會帶備舞衣和舞鞋上船。單身女士在船上也不愁寂寞,皆因郵輪上有多位舞男(Dance Hosts),他們都是年過六十快將奔七的紳士,雖然沒有李察基爾和舞王城城的俊臉,但彬彬有禮,舞藝非凡,每夜輪流伴舞,來者不拒,不會挑選舞伴,認真專業!

舊雨新知船上共聚

  除了看海和跳舞,在船上還可以到賭場拉拉老虎機,到spa做水療按摩,開枱打番幾圈,到圖書館看書,天文館看星,參加廚藝班和問答遊戲,或者在牀上跟周公女兒深情相擁!今次在船上一點不悶,皆因船上友好甚多,好像每夜為我們開咪直播「光明頂」的陶才子、旅遊達人項明生、麥華章、張寶華、方健儀、查小欣和林作等,當然還有老友謙謙和鄧名高。最開心是High Tea時,碰到前局長德成學兄和幾位聖保羅書院校友,此外還結識了多位海外華人朋友,能夠跟他們遇上,信是有緣,大家在船上飲茶吹水,不亦樂乎,怪不得郵輪旅遊愈來愈受歡迎。

葉澍堃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