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Sir食經——2017巴黎覓食購物之旅

        上月底跟太座、謙謙和鄧名高等到巴黎玩了幾天,一如以往,坐的是國泰航班,由於在家已經食過晚飯,上機後決定不眠不食,一口氣看完《驢得水》、《乘風破浪》、《愛無懼色》和《骨妹》等幾套電影,步出機場時,海關人員截停鄧名高,問他有沒有帶超過一萬歐羅入境,法國關員一眼便看出鄧名高是個有錢人,果然專業!

愛馬仕總店朝聖

  在巴黎的第一天,未吃午飯女士們已急不及待要到位於Faubourg Saint Honore的愛馬仕總店朝聖,Faubourg Saint Honore是很多遊客在巴黎必到的名店街,這裏名店多不勝數,好像Hermes、Chanel、Roger Vivier、Moncler、D&G和Scevino等,由於法國總統府和美國領事館近在咫尺,街上經常有荷槍實彈的軍警在巡邏,保安嚴密,治安甚佳。在巴黎最易被搶錢的地方其實不在街上,而是在愛馬仕和香奈兒等名店內,遊客爭相自動獻金,為的是希望買到心頭好,但想被搶錢也絕不容易,皆因很多名店有錢也不想賺,好像在愛馬仕若想買個Birkin、Kelly或Constance等熱門包包可說難於登天,更遑論想要的是鱷魚、蜥蜴或鴕鳥皮!

  今次在愛馬仕內沒有見到人頭湧湧的熱鬧場面,皆因現時沒有預約已經很難買到熱門包包,太座和鄧名高等在店內血拼一番後,下午二時才肯離開,我的肚子不停地在打鼓,識途老友帶我們到後街Rue de Fleurus七號的「Bread & Roses」食頓簡單午飯,這是家開了七年的小館(bistro),除了是餐廳,這裏也有多款麵包、甜品和美食供客外賣。

  我們各自點菜,我點的是法國烤雞,太座食的是醬煮鱈魚,鄧名高則點了公司三文治,此外我們也叫了Salad Nicoise和水牛芝士番茄沙律等來分享,法國烤雞烤得較為乾身,肉有點嚡,沒有預期的好,其他菜式水準不俗,鱈魚柳一吋多厚,香滑鮮甜,配Basmati米飯保證食飽。Salad Nicoise是南法尼斯名物,材料豐富,有番茄、紅椒、生菜、熟蛋,也有橄欖和鹹得好味的anchovies,賣相漂亮,清新健康。公司三文治則像鄧名高一樣大大份,餡料甚多,最受歡迎是水牛芝士番茄沙律,清甜無比的復古番茄很快便被掃光。

招牌甜品甜到入心

  甜品侍應Bruno推介我們試試「sticky toffee pudding」,這是小館的招牌甜品,焦糖拖肥加上棗子食得人人甜到入心,飲杯macchiato咖啡,心滿意足,埋單每人三百多港元,絕對是物有所值。

  晚上我們約了幾位法國朋友在一家叫「Allard」的巴黎小館飯敍,小館位於1, Rue de L'Eperon,是家歷史悠久的老店,始創於一九三二年,做的是抵食大碟的傳統法國菜,餐廳東主Allard的名句是「我做的菜簡單和傳統,是做給有耐心的人享用」。三年前我跟謙謙和袁天凡夫婦曾經在這裏食過一頓午飯,有魚有肉有甜品,每人約三百港元,今日餐廳的三道菜午市套餐取價三十四歐羅,算是非常合理。

  我們晚上七點到達小館,一進門便見到開放式的廚房,幾位廚師正忙着做菜,最吸睛的是兩條煎得金黃的龍脷,由於訂位的法國朋友甚有面子,餐廳送了瓶Alain Ducasse香檳給我們。香檳是Alain Ducasse牌子皆因「Allard」自從二○一三年已經成為Ducasse旗下餐廳,餐前小食有芝士泡芙和青瓜沙律。我們一行八人,各自點菜,頭盤平均價錢約二三十歐羅,主菜約四十歐羅,頭盤我點的是餐廳推介的Pate en Croute,Pate長約一呎,厚約二吋,以雞肉及鴨肝等造成,甘香甜滑,配菜是一小碟酸椰菜花,有助把油膩驅除。太座食的是番茄羊奶芝士沙律,芝士加了少許辣粉,跟五顏六色的番茄擦出美味火花。

香煎龍脷鮮甜美味

  主菜我和太座點了香煎龍脷來分享,龍脷煎得金黃香口,不用起骨,食來更覺鮮甜美味。鄧名高食的是多寶魚柳,厚約一吋,跟名高的面皮厚度差不多!多寶魚勝在肉滑,但不加醬汁的話,味道淡然無味,還是龍脷有魚味得多。謙謙食的是法國Rump Steak,肉味普通,他淺嚐即止,卻把十多條厚厚的金黃薯條吃過清光!法國朋友點的是炸田雞腿,田雞據說來自法國Noir Moutier小島,以出產田雞、多寶魚和牛油知名,是夜的田雞腿比在「Chez L'Ami Louis」食慣的幼細,還是香港田大少的美腿粗狀有力得多!

  因為這是在巴黎的第一頓晚飯,我們尚未適應時差,食罷主菜,已經是香港時間午夜四時,疲倦非常,大家決定不食甜品,早點返回酒店休息,埋單不計鄧名高點的Dujac布根地紅酒的話,每人消費約八百港元,跟星級名店比較一點不貴,但相對普通巴黎小館並不算便宜。埋單前跟太廚Chef Florian來張合照留念,跟着匆匆回酒店在夢中跟女神相擁享用甜品,甜到入心的感覺美妙難忘。

葉澍堃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