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Sir食經——梧州吃喝玩樂

        肇慶除了鼎湖山,另一必遊景點是七星岩,我們在肇慶的第二天,早上在酒店食早餐後便驅車到七星岩,七星岩有山有水,有岩有洞,星湖很大,可坐船遊覽,景點有天柱岩、水月宮、北海碑亭、千年詩廊、龍岩洞、觀魚池、鐵索橋和紅蓮水樹等。我們坐電瓶車遊覽,這裏的每個景點都有木牌指示「最佳攝影點」,結果是人人爭着在攝影點取景,拍人多過拍景,認真搞笑!

  遊罷七星岩,跟着到附近的「星湖愉景」餐廳食晏,餐廳做的是粵菜,甫坐下主人家已為我們弄來兩大盤「大樹菠蘿包」和「叉燒餐包」,叉燒包的叉燒甚多,大樹菠蘿包是第一次食,味道不錯。午餐菜式甚多,「鹵水雜會」有鵝掌翼、豬脷和牛肚等,味道一般,試過便算。「秋葵炒豬肚」是少見的配搭,淺嚐即止,還是清炒或用蒜蓉炒的更合口味。較特別的是「上湯浸桑遠」,以前從未食過,大廚用桑遠來煮皮蛋、蒜子和碎肉,桑葉口感略嚡,但有明目清肝火功效,火氣盛或想做蠶蟲師爺者,記得多食幾片。

松茸雞湯清甜

  魚有「清蒸筍殼」和「香煎邊魚」,邊魚煎得金黃香口,但略嫌骨多,食時切勿講人閒話,否則鯁骨無人可憐!素菜有「荷塘月色」、「清炒油麥菜」和「香芋肇實南瓜煲」,今時今日食菜勝過食肉,「荷塘月色」是用蓮藕、荷蘭豆和雲耳做的齋菜,清新爽甜,最合太座心意。湯飲的是「松茸雞湯」,每人一盅,用雞和大量松茸煲成,清甜芳香,一飲而盡。甜品是「紫貝天葵糕」,紫紅色艷麗奪目,據說有清熱解毒及潤肺止咳功效,如此好嘢,當然要多食兩件。

  在肇慶食完午飯,跟着驅車到封開(不是開封),到達封開時夕陽開始下山,我們坐船暢遊西江的支流賀江,上船後才知道主人家安排了廚師在船上為我們做菜,我們一面品嚐河鮮,一面欣賞河景,其樂無窮。是夜食的西江河魚有邊魚和青竹魚,邊魚煎完再加汁來燴,骨多味道鮮甜,是百食不厭的河魚。清蒸青竹魚同樣鮮甜,白灼河鮮細細隻但味道甚佳,一食難停。

  主人家知道我們最愛食雞,特別為我們找來封開出名的杏花雞來做白切雞,雞頸短腳細,特色是三黃——咀黃、腳黃和毛黃,雞因為常走地,肉有點韌,但雞味不錯,對我來說,始於還是南沙「百萬葵園」的葵花雞好食得多。

名店豆漿豆香迷人

  飯後驅車到梧州,車程約一小時,我們住在「國龍飯店」。第二天早上到白雲山山腳的「冰泉豆漿館」食早餐,這是梧州最出名的老店,開業八十年,每天早上六時營業到中午十二時,下午休息,我們九時到達,門外已泊滿私家車和電單車,兩層高的豆漿店人山人海,坐得滿滿,由於主人家一早訂了房間,我們不用排隊等位,也不用輪候食物,皆因包房費用三百八十元人民幣已經包了豆漿和多款點心。豆漿任飲,有甜有淡兩種口味,點心多款,包括腸粉、粉果、芋角、家鄉鳳葉角、蕉葉糍、煎韭菜餃和馬蹄糕等,若想食埋青菜和皮蛋瘦肉粥,亦只需多付五十元,埋單四百元人民幣,每人四十元便食得飽飽,絕對是物有所值。

  「冰泉豆漿店」的豆漿聞名全國,《舌尖上的中國》也曾經介紹過這家名店,使其更加紅火。蘇東坡據說也愛食梧州的豆漿,食完還寫詩歌頌一番。「冰泉」的豆漿口感嫩滑細膩,有種迷人豆香,用湯匙把豆漿舀起,豆漿滴下時形狀好像一串斷了線的珍珠,浪漫漂亮,故有冰泉酒珠的美譽。豆漿如此精采皆因用的是精選優質小黃豆,用石磨來磨豆,和用冰井泉水來做豆漿(泉水來自梧州山下的古井,清澈甘冷),如此超正豆漿,每碗賣四點五元人民幣,認真抵食!下次來梧州,記得來「冰泉」食番碗,否則不算到過梧州!

  食完豆漿早餐,跟着坐電瓶車上白雲山,沿途風涼水冷,舒服非常。中午到「梧州農耕文化園」的「映山樓」食晏,這是為遊客而建的休閒遊樂園,花木茂盛,午飯菜式豐富,有涼拌木耳青瓜、釀三寶、清蒸桂花魚、木瓜乳鴿豬肚湯、白切大騸雞、鹽焗乳鴿、炭燒排骨、臘肉蒸土鯪魚乾、鮮竹筍炒五花肉、蒜蓉炒油麥菜、上湯一點紅和五穀雜糧等。

文化園休閒午餐

  如此豐盛的午宴,食完不增磅才怪,由於主人家一早訂菜,刪減菜式已經太遲,食物味道普通,不算甚麼美食,淺嚐即止。跟着到騎樓街和一條街觀光購物,騎樓街位於河東老城區,全長七公里,商店賣的大多是服裝,價錢便宜,附近有小吃一條街,有炒米粉、紙包雞、龜苓膏等梧州美食,對我來說比騎樓街更為吸引。

  一條街是條很長的購物街,兩旁的商店賣的大多是當地名茶六堡茶、茶具、羅漢果、雞骨草、山渣和蛤蚧乾等土產。我們在「茂聖綠堡茶行」品茶,女茶藝師非常專業,給我們試了幾款綠堡茶,二○○四年的賣一千五百元一斤,可泡十多泡,愈飲愈香醇,飲完當然要買些回港作手信。

  離開梧州前在「國龍酒店」食了頓簡單晚飯,飲的是苦瓜排骨湯,內有苦瓜、豆斛和黃豆,清熱降血壓,好飲有益,我們也點了梧州出名的「紙包雞」來試試,以前在香港「沙田酒家」食的是一張紙包一塊雞,但「國龍」的是一張紙包四塊雞,汁多味濃,還是以前在香港食的更合口味。飯後坐高鐵回港,商務艙票價四百二十七元,有電視看,有飲有食,更可把座椅調低成牀,兩小時便到達深圳,舒服非常。

葉澍堃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