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學表表姐——教育是甚麼?

  一名小學校長形容,學校一個學年收到政府二千八百萬元公帑資助,所以要讓學生去考BCA(前為TSA),以此成績來反映學校的表現,視之為問責精神。

  小學校長又形容,現時考BCA,或不考BCA的討論是爭拗「好嘈」,更反對帶小朋友到立法會旁聽,覺得會上有粗暴言語及行動,罵議員及局長是很壞的教育,是「荼毒小朋友身心」,說議會是「是非之地、是非場面」。

  如果學校只為公帑問責,只一味追求推高「學生較弱的範疇」,而忽略學生的身心健康發展,無視學生所面對的考試壓力或操練苦況,我們還需要教育專業嗎?

  如果因為討論激烈,就把孩子從社會時事中隔離,而不是教他們明辨是非,訓練他們獨立思考,我們的孩子,將會長成怎樣的人?

  又看看香港華仁書院擬轉制直資提出的理據,校長說是為減少學生的學習差異,又強調會撥出比規定更高的資助比例,幫助經濟有需要的學生,目標是收取更多基層學生。

  校長在接受訪問時表示:「(學生)可能付出很多努力,但每次收成績表都受打擊,他們讀第二間適合自己的學校,可能更有自信。」現代人談教育,就算是教育工作者,很容易將眼光放到成本效益的層面。教育,是不是就只有「成本」、「效益」?

湯圓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