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學表表姐——記校長一則小事

  班房內正進行普通話科考試。「監考老師派卷後,同學開始埋首答卷,不久,聽見前面男同學張XX叫嚷。」當日同班同學是這樣提供事發經過。

  「我抬起頭,看到近窗的陳XX拿着用長尺駁長了的原子筆,畫向張。」同學如是說,對照張同學前臂上的兩條原子筆痕,和張同學的自述資料,全部脗合。

  連陳同學自己,都承認因為自己根本沒有興趣也不懂得答卷,百無聊賴之際,就生出以駁長原子筆「騷擾」同學的怪念頭。事情大概沒有疑點,水落石出。要懲罰的懲罰;要通知家長的通知家長;要重考的重考,但校長仍有一事尚未釋懷。

  當時老師在做甚麼?

  反覆查問下,監考老師主觀認為這一班同學學科資質差,根本無心向學,也沒好氣處理他們的秩序問題。

  校長以從未如此嚴厲的語氣對監考老師說:「我們是辦教育的,儘管這裏學生學術水平不標青,但他們在這裏,我們就要盡力教他們明辨是非,學做人。他們入學時或者『甩甩漏漏』,可我們的責任是令他們畢業走出社會時,做一個堂堂正正的人。莫說事情在學校在課室發生,我們有必然的責任;就算他們在校外犯了甚麼錯,作為師長,我們都不能放棄保護他們,用全力維護他們。如果你還是不明白,建議你回去看看當年北京大學校長蔡元培先生,在五四運動時如何挺身為被捕學生奔走,向政府施壓,只為救學生。請老師自己想一下,我們明天再談。」

  那一刻,校長好有型。

湯圓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