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屬專欄:
其他專欄
專欄名稱:
超人能量
作者:
林超榮

開心日報的拍檔標爺,專出古靈精怪的問題,考起我們的主持人。有一日早上,他忽然告假,不能上班,在家動彈不得。穿褲着鞋,都要人服侍,連下牀都有問題。你以為他發生了甚麼嚴重意外?他說,甚麼都沒有做過,只係一覺醒來,鼻子癢癢,在牀上打了一個大噴嚏,兩秒鐘之後,條頸就出事,稍微移動,就刺痛入心。一條硬頸去看醫生。才知道,過份用力打了個噴嚏,衝力同勁...

詳細

我不是車迷,但是對《福特大戰法拉里》甚感興趣,吸引我的地方,不是車,而是人。電影真人真事,眾多人物中,我最注目的是那個小角色,欲撮合福特和法拉里車隊合作的副總栽艾科柯。上世紀六十年代,他由低級銷售員做起,在福特打工三十年,升至總裁,事業如日方中。一九七八年,福特二世炒他魷魚,原因是功高鎮主。後來,他轉投佳士拿,當時佳士拿正嚴重虧蝕,在倒閉...

詳細

濟記飯堂開張一個月,碰正「時局動盪」。老師話,「你哋真係生不逢時。」,不過,眾濟記師兄弟話,「濟記同學,一向命硬,遇強愈強。」老友T哥,秉承五大應酬,缺一不可,又來捧場。今次給我們壓力測試,要吃一條忘不了。一圍十四人,個個都是資深食家,吃忘不了都吃了五六次。如何給他們驚喜?大師兄華英親自在魚塘撈一條七斤半的忘不了,先空運,再游水上入廚房,...

詳細

活在香港半個世紀,都未見識過如此環境。上廣播道口的聯合道交界,全是磚頭陣。由九龍塘上不到電台,樂富方向也行不得,只能有一條小路上落,來回逆線行駛。收工的中午,遇到廣播道的同事,呻了一輪之後,在十字路面拍照留念。忽然,有人身後大叫,「你們拍夠未,好盡快離開。」我以為是警察,原來是黑衣人。黑衣人在浸大正門架起巨型黃色膠閘,幾個站在行人天橋頂,...

詳細

昆坦泰倫天奴有一部電影,叫做《冰天雪地八惡人》,是一部西部片,為了散發懷舊味道,導演刻意用菲林拍攝。除了技術問題惹人談論之外,電影也拍得非常好看。講的是一個西部賞金獵人,捉到了一個女通緝犯,要押回鎮上取賞金,風聲走漏,引來通緝犯的同黨沿途搶犯。獵人和通緝犯受大風雪所阻,被困小酒店。外面被惡人包圍,獵人以寡敵眾,生死一線,有同路人向他說:「...

詳細

食家朋友最怕做飲食節目主持。推介好東西,非常樂意,只是拍攝節目,時間急趕,四處奔走,幕前是悠閒享樂,幕後匆忙混亂無人知。一日吃五、六餐,早餐是火窩肥牛,午餐是宵夜打冷,到了晚上又去大酒店吃早餐,味覺大亂。我貪吃嚵嘴,最高紀錄是一個下午在同一個food court,連環食足六間店,由台灣手撕雞吃到西班牙黑毛豬,最後一間是吃素肉漢堡包,搞到三...

詳細

到北京一遊,天氣真好,雲淡天高,一片秋高氣爽的高曠景色。「北京的空氣都改善了好多,不再霧霾。」來自香港的北京地膽Chris說。「國家只要下決心,不會有做不成的事。燒煤的工廠陸續遷離京城,汽車限行,每日只准車牌後指定兩個字的汽車行駛。如果,你一定要開車,也有方法。」「甚麼方法?」「罰錢,捉到五百。」縱然如此,京城依然非常塞車。一直塞到晚上十...

詳細

這個晚上,獨個兒駕車,在熟悉的公路上也不敢飛馳。來到十字路口,沒有紅燈,也沒有綠燈,車要慢行,戰戰競競。前面沒有車,可能左邊就飛來一架,左邊沒有,可能右邊來。更恐怖,後面有架亮着大燈的煞不住掣撞上來。交通燈徹底破壞,全部不亮。我不敢造次,一不小心,性命尤關,現在我們就知道守規矩的好處。現在你想守規矩也沒有用,你一眼關七,眼觀八方,也不能阻...

詳細

「道具呀,金魚呢?」到了外景,拍第一場戲,是缸裏的四條魚。道具搬出圓形魚缸。我說:「不行,金魚太大條,太擠逼,不好看。」「導演,你只係要五條魚一個缸,沒有註明幾大條。」「你再買過啦,四條小魚。」副導演吩咐再買。「跳拍另一場戲吧。」不久,道具又來了。正式開始拍,他搬出魚缸,「拍不得,有兩條反肚。」「點解會死。」「無氧氣。」「導演你無吩咐要買...

詳細

不是我嚵嘴,但有一些食物,人生必須要吃一次。我說的是「忘不了」。不是一首歌的名字,而是一條魚。生長馬來西亞淡水域,重約四至五斤,大條的可以去到十斤。魚的矜貴,來自牠吃的東西,是橡果。橡樹種在河邊,果子熟了,掉下河裏,魚吃了橡果,肉質有果香味。它身軀肥大,但是,游得好快,難以捕獲,所以,非常罕有。一生人吃一次,就忘不了,牠肥美、厚油、脂肪高...

詳細

在西九戲曲中心的鼎尚祺哥新店,喝着鼎爺的鎮店之寶「椰皇燉嫩雞湯」,咬着祺哥荔枝木燒鵝。忽然驚聞噩耗,導演陳家蓀逝世,消息突然,百般滋味,想起和陳家蓀導演有一段晚晚吃燒味的歲月。正是他找我度劇本的當年,上世紀八十年代。他住在何文田山,晚上開會前,就在窩打老道一家他常光顧的街坊燒味店吃飯。他的家很大,我剛入行,年輕力壯,劇本度到手舞足蹈,鬼泣...

詳細

熱門:葉Sir食經 Executive日記 巴士的點評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