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人能量——嚴打司機玩電話

        我獨自駕車在青山公路飛馳,一邊聽歌一邊享受窗外吹來清新。冷不防,左邊有一架白色警車追上,差不多並排,車上只有一個警員,坐在司機位駕車,左手握着軚,舉起右手,指着我,給我一個打電話的手勢。

         我減慢車速,示意收到,讓他過頭就算了。

        兩秒之後,我才回過神來,剛才自已沒有打電話,其實是拿起電話,望「手機」會播那一首歌。

        動作只係三秒鐘,都給警察發覺,不難,問題是,他在時速七十公里行駛的汽車中。

        我心頭一緊,萬一阿Sir「告」打手提電話,也不緊要,電話有記錄,沒有通話時間。

        本可放心、但是,又緊張起來,阿sir其實不是告我打電話,可以告我「玩」電話,司機不專心駕車,嚴打覆apps,影相,睇截圖..... 一切有關手機引發的潛在危機都可以告。

        不專心駕駛引發潛在危機,何止玩電話,警察一邊駕車一邊「搜尋」馬路上不專心的駕駛者,雙眼不是專注前方,而是遊目四方,還要單手握軚,左手發出警告。

        我一眼關七,以不專心駕駛方法阻止其他不專心駕駛者,真係其志可嘉。

  警匪電影中,經常出現幹探可以一邊駕駛一邊搜尋疑匪,雙眼直視前方又可以同時一百八十度偵察及三百六十度捉賊,如此絕技, 我試過一次,一邊駕車一邊找狗,狗就見到,結果,撞車收場。

林超榮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