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人能量——拍電影 救動物

  大導演哥普拉在一九七九年拍成《現代啟示錄》,獲得康城金棕梠大獎,此片,在菲律賓拍攝,搞足五年,幾乎拍到破產。

  後來,太太艾琳諾‧哥普拉在一九九一年完成紀錄片《黑暗之心:製片人的啟示錄》,記錄他們拍《現代啟示錄》時,被颱風吹毀佈景、被大明星馬龍白蘭度玩殘經過,講出拍電影的沮喪與悲壯。

  不過,他在最後一個鏡頭,拍着女兒拿着手提攝錄機,講出對未來電影的希望,非常樂觀地說,將來的電影,應該是非常簡單,就算是小孩子,也可以拿起攝影機四處拍自己的故事。

  四十年後,哥普拉的樂觀願望,夢想成真。

  我看完區焯文導演的《毛俠》,有感而發。《毛俠》故事簡單,內容真實,真的像年輕人拿起機就拍。

  「毛俠」是香港義務保護動物組織成員,四處搶救被遺棄及被虐待動物狗隻,不想隨便被人道毀滅。

  他們不忍一條生命被毀滅,義務搶救。電影有三段故事,有幫人殺狗的阿卜、不人道手法帶狗仔的陳婆婆、露宿者劉以達和流浪狗死前一段情,拍得都感人。電影好多一鏡頭直落,毫無修飾,如紀錄片一般,形式配合內容,對低下層邊緣人物投以無限關懷。如戀物癖的Adam、易服癖的少爺占,博人同情。

  投資電影,動輒過億,像《毛俠》成本不高,關心社區愛護動物的小製作,拿起機就拍的小電影,值得推廣。

林超榮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