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人能量——多謝大師

  仲秋之夜,大師走了,就如一片落葉,一聲歎息。

  我們搞創作的,最佩服金庸。電視台開戲無橋,就謀起他的小說。編劇日度夜度,每日度足八個鐘,都只是改編他的小說,度到每一章,每一個人物,我們都只有「佩服」兩個字,何以他以一人之力,原創十五部經典小說,情節有如滔滔江水,變化萬千,人物刻骨銘心,尋且,他只是半力出擊,主力要打理《明報》。

  讀浸會大專時代,演出過他的小說《連城訣》舞台劇,我演其中一個武林人士,綽號叫鐵鎖橫江。對付仇家的毒招,是令對方「上又不得,下又不能,徒呼奈何!」這樣一個小人物在十四部小說,並不起眼,但是,你要演起他來,深入研究,又覺得形像鮮明,有血有肉。

  多謝金庸,讓我貧乏的少年時代,有一個如此多姿多采,無窮無盡,任你馳聘的武俠幻想世界,這裡充滿理想,文化與江湖,俠之大者還有中國文學之美。讀書劍恩仇錄,他會引用香妃墓旁的那首詞,「浩浩愁,茫茫劫,短歌中,明月缺,鬱鬱佳城,中有碧血,碧亦有時盡,血亦有時滅,一縷香雲無斷絕。」說神鵰俠侶就會背,「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生死相許,天南地北雙飛客,老翅幾回寒暑,歡樂趣離別苦,就中更有癡情兒女……」

  每唸他小說的詩詞,彷忽輕狂歲月,已是秋陽似酒,記憶如此甜蜜。

林超榮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