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人能量——超人生活

    星期日傍晚,在香港海運大廈碼頭上船,去馬尼拉,三日兩夜在豪華郵輪裏消遣,節目一點都不吸引,反而是,見識茫茫大海,身陷日月無光,一片漆黑的恐怖大海才是最難忘的體驗。

  在馬尼拉逗留兩日一夜,就飛回香港,時間是星期三的晚上十一時,掉走幾件汗衣臭襪,提着原封不動的行李,凌晨五點包車去深圳機場,趕搭早上九點去清萊的航機。

  三小時後來到清萊,乘一小時車到碼頭,坐艇過去金三角,到達外景地點,只是星期四中午十二點,泰國比香港慢一小時,生命又多賺了一句鐘。

  拍完一日外景,第二天再搭四小時車,在老撾內陸機場,乘機去首都萬象,跟部長拍了訪問,第二天的星期六晚上十時到深圳機場,再包車回港,只需一小時,剛好是星期日凌晨。

  人生飛來飛去,一點也不累,忙得不亦樂乎,記得在金三角酒店,攝影機和嘉賓在我身後,等我對稿,前面的桌面正趕着香港的專欄,這種內外交煎,口在說的,腦在寫的是分別在地球相隔十萬八千里的兩份工作,我經常沾沾自喜,成功同步完成。

  星期天早上,九點又在大帽山做港台騷司儀,人在山中,想起七日前,坐船去馬尼拉,再去深圳,去泰國、金三角、老撾,回深圳返港,馬不停蹄,如此披星戴月,不是毒販,就是殺手,千里逃亡。

林超榮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