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人能量——病從心起

    香港政府跌了一跤,我們社會的四肢就像脫了骹,歪歪斜斜的站不起來。

 跌打師傅叫你照個X光,看一看有沒有斷骨,摸到跌骹之處,對正位置,用力一托,再用夾板一夾,吩咐回家養傷。醫治跌打骨傷,最佳方法,就是不要動,勿用力,養傷最佳良藥係時間。年輕的,四個星期,年長的,八個星期,急也急不來。

  我看,香港社會雖然勇武,可是,年紀不輕,上一次在佔中重重跌了跤,一養傷就五年,今次,傷重雖不如佔中,但是,傷及舊患,復原時間不短。

  政府真如跌斷手腳,暫時一拐一拐地行着走着,輕輕一踫,又會倒下。筋骨可以瘉合,但是,手尾好長,要行動自如,回復靈活,最花時間就是要物理治療,每一日花點時間,輕輕調校,微微安撫,物理治療的至高境界係,勿理治理,乜都唔好理。若強行工作,傷及舊患,後果不堪切想。

  我說政府跌斷手腳,朋友說,「一點不算嚴重,長痛不如短痛,索性換條義肢。最慘係被人扑親個腦,不能思考,一動腦筋,就頭痛欲裂,不敢做,又不敢想,動軋得咎。」另一朋友話,「腦病已經慘,最怕是有創傷心理後遺症,眼前稍有異動,疑神疑鬼,一點風吹草動,就驚惶失措。」

  醫病容易,醫心難。兵兇將危,大戰之後,必有凶年。還是,大亂之後,必有大治?

林超榮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