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人能量——寄生蟲悲喜劇

    《上流寄生族》是韓國電影有史以來第一次奪得康城影展金棕梠大獎。公映以來,國內入場人次超過八百六十萬,反映這一部電影雅俗共賞。

  康城大獎電影,向來曲高和寡,藝術成份高。《上流寄生族》導演奉俊昊既能以通俗喜劇類型,拍出一部諷刺社會貧富懸殊的悲喜劇,既現實又魔幻,你可以追看峰迴路轉的劇情,又可以細嚼影像的隱喻,逐一解讀,拍案叫絕之餘又可以沉思探索,確是高班之作。

  題材觸及貧富懸殊,探索階級矛盾,劇本借用一個「處境喜劇」結構,僕人為富人打工,一間屋就如富人身體,窮人和寄生蟲在裏面偷呃吃喝,甚至神不知鬼不覺,住在地牢的安樂窩。

  他們像蟲一樣,一條引入,就住進一群,為求生存,本來相安無事。問題是寄生族和寄生族引起紛爭,打破平衡,事情失控,引出悲劇。

  悲中有喜,導演處理得笑中有淚。他們對主人真心尊敬,行為不會越界,但是,身體上的氣味徒令主人嗅覺不安,令人哭笑不得。電影無處不在的黑色隱喻,在一片嘻戲中,散發出步步為營的緊張。

  電影最黑色的處理是,寄生蟲利用自己「智力」,千方百計成功自力更生,然而,無法真正脫貧 ,除非你「買下豪宅」,解救老父。這一個夢想,是喜劇。可是,由已成痴人的兒子說出,卻變成一個痴人說夢的悲劇。

林超榮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