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人能量——荷里活的日常和暴力

    當「莎朗蒂」在電影《從前有個荷里活》出現時,我作為上一個世紀的觀眾,就開始提心吊膽,導演昆坦泰倫天奴會如何描寫這一宗荷里活世紀慘案。

  鬼才即是鬼才,又拍出一部「改寫歷史」之作,卻又如此充滿人情味,如此結局才是真正荷里活電影功能。

  接近三小時的長篇,你看得太多超級英雄作品,以為有點悶,其實,嗒落戲味十足。

  昆坦筆下的荷里活沒有紙醉金迷,沒有爭名逐利。狄卡比奧是二線的牛仔片反派演員,事業走下坡,畢比特是他的專用替身,以為典型處理,兩個人會有衝突反臉。可是,一點也沒有,主僕關係,平淡如水中又情同手足。荷里活有如此安於現在的年輕人,踏實工作,寫盡銀幕下的簡單生活,正是荷里活的日常。

  平凡人的真情小趣難寫。如莎朗蒂偷偷去戲院看自己的電影,黑暗出聽到笑聲,她就滿足。畢比特在片場和未來功夫巨星的一次「講手」,就是他最熱鬧的花絮。狄卡比奧尋尋覓覓去到意大利拍西部爛片,都是為了生活。

  昆坦真是寫人物的高手,小角色都搶眼球。盲眼的牧場主人跟畢比特閒聊短聚,溫馨在暴力包圍下,印象難忘。暴力的真與假,是電影探討主題之一。嬉皮士在行動之前說,看了多年荷里活電影中的暴力,再用暴力實施在他們身上,都算合理。結果,他們見識真正暴力之後,慘不忍睹。

林超榮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