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人能量——八月五日記

  八月五日,下午兩點,陽光普照,街上特別清靜,人少車稀。這是大三罷的日子,有人不上班,也有人上不到班。

  醫生朋友來電,今日病人來不到診所,全部取消appointment,自己放假一天。

  「地鐵行不得,四處都阻路,哪裏消遣最安全?」

  他說,當然是北上深圳最妥當。

  我說,遺失了回鄉證,未能赴約,正步行到荃灣警署報失。

  行入警署,值班警官說「如不太急趕,你最好翌日再來。因為,一陣間,班人圍警署,我們會落閘,怕你跟我們困在一起,到時走不甩。」

  我見到外籍警官行出行入,緊張佈防。我心暗喜,有機會目睹警署落閘,跟最前線警員跟對抗掟磚示威者,機會難逢。可是,回心一想,午餐未吃,萬一被圍,連飯盒都無得吃,臥底做不到,就會餓死。

  幸好,阿Sir好快搞掂。我接了遺失證明,洋警官門外進裏笑說:「you are the last customer.」說完,我身後的警署即落閘。

  市面氣氛愈來愈緊張,我餓着肚皮行入商場,聽到師奶帶着仔女,「快啲走啦,商場餐廳都關舖不做生意。」

  阿女聯招收生放榜,趕去銀行交留位費,行遲一步,銀行也關門,回家也無車搭了。

  黃昏至晚上,各區烽煙四起,阿媽由日本回港,屯門公路大塞車,只好拖着行李,先搭機鐵,轉地鐵,乘西鐵,再搭輕鐵,一夜之間,搭勻全港鐵路才回到家。

林超榮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