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人能量——無緣做小矮人

  今年暑假颱風不多,因為,香港自己刮起的巨風,比大自然的颱風破壞力更大。叫他七月風暴,有人反對,因為有個暴字,暴風之下,即係暴徒。它只是一個騷動,不叫風暴,就叫風騷。這三個月的動盪,難以風騷,沒有人是贏家,個個都是輸家。

  最大重創區是旅遊業。酒店叫苦連天,房租大劈價。

  平時,我和內地導演開會,都係請我北上傾談。這些日子,我大力邀請他們南下,食宿費我包,仲應承帶他們四處去玩。公司旁的酒店,一晚雙人客房,二百四十蚊有交易,送早餐,我陪他吃了個早餐,一位收費三十八蚊,茶餐廳價錢,酒店式消費。

  二百五十蚊一晚,真係抵過住「劏」房,租一個月酒店,打個九折,都係六千蚊,仲有早餐,冷氣歎,同女朋友share一半,每人都係三千蚊,真係九月好風騷。

  我話,唔係日日有暴徒,帶他去海洋公園,不用排隊,玩機動遊戲機,睇海豚表演,小貓三兩,可以上去餵下海豚。再去迪士尼,上山頂,遊地質公園,鯉魚門吃海鮮,睇日落……香港從未咁抵玩。

  苦中作樂,迪士尼如蕭條,真係欲哭無淚,我的編劇小友,悲從中來。

  他是迪士尼狂迷,本來應徵米老鼠樂園兼職,躋身樂園工作是畢生夢想。那怕大熱天時扮小矮人。可是,米老鼠無生意,不請兼職,無緣親近米老鼠,少年夢想落空。

林超榮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