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人能量——奇書•一萬個笑話

  在西九戲曲中心的鼎尚祺哥新店,喝着鼎爺的鎮店之寶「椰皇燉嫩雞湯」,咬着祺哥荔枝木燒鵝。忽然驚聞噩耗,導演陳家蓀逝世,消息突然,百般滋味,想起和陳家蓀導演有一段晚晚吃燒味的歲月。正是他找我度劇本的當年,上世紀八十年代。他住在何文田山,晚上開會前,就在窩打老道一家他常光顧的街坊燒味店吃飯。

  他的家很大,我剛入行,年輕力壯,劇本度到手舞足蹈,鬼泣神號,都不會影響睡房中的陳太。陳導演是夜遊人,愈夜愈精神,沒有靈感時,一杯威士忌在手,就暢談影圈人事。他說,第一個找吳耀漢拍gagshow《點止咁簡單》,為甚麼睇中他?因為,好有親切感,兩人都有一個好長好長的下巴,物以類聚。

  他還教我們度gag•他說,當年無線電視有本度gag天書,叫做《Ten thousand gags》。度不到笑話,就揭一兩頁來抄。沒有人知道的秘密。

  這本書是梁淑怡在美國旅行時,買回來的,一共四本,一本畀自已,一本給了許冠文,一本給他。還有一本放在編劇房。  他登上閣樓一書架,拿出一本精裝金邊鋪滿塵埃的厚書給我看,果然真有其書。後來,吳耀漢做導演,想找這本書,已經失縱了。

  二十年後,我問劉天賜是否見過這一本書。師公說,從來沒聽過。他跟你講笑話。

  不知真假,回憶往事,就當他送給我一萬零一隻gag吧!

林超榮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