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人能量——金魚之死

  「道具呀,金魚呢?」

  到了外景,拍第一場戲,是缸裏的四條魚。

  道具搬出圓形魚缸。我說:「不行,金魚太大條,太擠逼,不好看。」

  「導演,你只係要五條魚一個缸,沒有註明幾大條。」

  「你再買過啦,四條小魚。」副導演吩咐再買。「跳拍另一場戲吧。」

  不久,道具又來了。正式開始拍,他搬出魚缸,「拍不得,有兩條反肚。」

  「點解會死。」

  「無氧氣。」

  「導演你無吩咐要買氣泵。」

  導演雖然是上帝,請不要發怒。世界需要你的指揮而轉動。的確,沒有吩咐,道具以為你的魚缸是背景,沒有考慮到你的神來之筆,給魚們一個充滿象徵的特寫。

  死魚都可以拍,來一個象徵,一個「冚包散」,魚開始發臭,大家掩着鼻來拍牠一個葬禮直播。

  死魚不是這樣拍,實在不專業,我有些內疚。

  曾經,在日本拍過一次「死魚」,過程非常專業,不是道具一腳踢。他們分工細緻,劇組會請一個專業「電擊師」,用電擊暈金魚,事前討論,「導演,你要用那一條魚,要暈多久時間。」

  每一條魚體積不同,「暈死」是時間長短,會決定用電擊的「力度」。

  他先試驗幾條。果然,一電即暈,三分鐘之後,魚甦醒過來了,活脫脫在水裏游。

  「可以了。」他記下資料,「導演,給你三分鐘拍攝時間。」

  做條「失暈魚」不是問題,難度在於保證他們活過來。 

林超榮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