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人能量——讓磚頭飛一回

  活在香港半個世紀,都未見識過如此環境。

  上廣播道口的聯合道交界,全是磚頭陣。由九龍塘上不到電台,樂富方向也行不得,只能有一條小路上落,來回逆線行駛。

  收工的中午,遇到廣播道的同事,呻了一輪之後,在十字路面拍照留念。忽然,有人身後大叫,「你們拍夠未,好盡快離開。」我以為是警察,原來是黑衣人。

  黑衣人在浸大正門架起巨型黃色膠閘,幾個站在行人天橋頂,拿着望遠鏡把風,有點似《飢餓遊戲》的末世氣氛。我三十年前在浸會讀書,在廣播道返工十年,未見過廣播道弄成這個樣子。我向大膠板閘上蒙着面的黑衣人喊話:「我拍照片向老闆交代一下遲到原因。」

  我又幫居民搬磚頭,他們又大聲喊「唔好再搬磚頭。」蒙面人打個手勢,如不聽命,就會行動。啼笑皆非,一個民初軍閥割據的場面,發生在二○一九年的香港,政府和市民創造了一個黑色笑話,讓磚頭飛一回!

  想去睇電影,「又一城」關了門。回家追netflix新劇《crimal》。全片只有一個審訊室,警方利用盤問技巧令疑犯認罪,案件錯綜複雜,全文戲對白,又能扣人心弦。最構思奇特,片集分英國、德國、法國和西班牙四個國家製作,每地拍三集,國情不同,風格各異,暗藏互相較量之勢。劇本表面講盤問技巧,其實,直透人性,真相都埋在黑暗的心裏。

林超榮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