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掃走假和尚 遏佛門奪產潮

  兩年前大埔定慧寺被揭帳目混亂,女住持生活奢華,涉中飽私囊,她先後兩次與僧人「假結婚」,違反清規戒律,公眾嘩然,事件觸發定慧寺一場控制權官司,持續兩年,至今未有結果。近日荃灣竹林襌院又爆醜聞,據報一名女義工聯同一批內地「和尚」,企圖推舉自己人任方丈,疑為奪取襌院土地和大筆現款,已故創院老和尚後人反對,不惜披露老和尚私下與尼姑有染,生下四名兒子!

  佛門本是清靜地,為何有僧侶屢為業權勾心鬥角,原因是寺院佔地價值不菲,平日收取善信捐獻,坐擁大筆善款,吸引居心叵測之徒垂涎,而佛教欠缺一套嚴密內部監管制度,若佛教和政府不介入,寺院爭產風波恐有增無減。

  定慧寺與竹林襌院兩宗事件,均與內地「和尚」有關,他們手持內地機構發出戒牒,就可來港加入襌院工作,但戒牒是否屬實,大有疑問。作為本港最大佛教組織的香港佛教聯會,沒有監管制度,人人手持來歷不明的戒牒,自稱和尚,就可在寺院為人做法事,收取善款,接受供養。

  定慧寺出事之後,佛聯會以屬聯誼會性質為由,沒有介入定慧寺這類非會員的事務;換言之,非會員寺院變成獨立王國,自把自為,不受監控,而任何團體只要註冊成為有限公司,設立董事局,便可獨自營辦寺院,再向政府申請成為慈善團體,向公眾籌集善款。

  本報在定慧寺事件後,倡議佛聯會制訂全港寺院名單,區分會員與非會員,增加透明度,讓公眾選擇,並定出清晰的操守規則,處理違反戒律的僧侶,將其逐出佛門,但兩年過去了,仍未實現。執行華人廟宇條例的民政事務局,應研究是否介入,不要讓部份襌院淪為遭人斂財之地。

李一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