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政治先行 社會必有難

  民主黨主席胡志偉建議下任特首林鄭月娥運用《基本法》賦予的權力,特赦佔領行動中所有參與者,同時赦免「七警」和退休警司朱經緯,以修補社會撕裂,達致大和解。此議一出,各界譁然,劣評如潮,胡志偉急急打退堂鼓,承認有關建議未經深思熟慮,亦未交民主黨內部及泛民仔細討論,對引起社會反響,表達深切道歉,並即時收回建議。

  大和解的提法,十分動聽,大有既往不究,以求和氣收場,當中的邏輯,是胡志偉所稱的「政治事件須由政治解決」。而佔中行動的源起,是有學者主吹發動群眾進行「公民抗命」,不惜犯法和干擾公眾生活,藉以向政府施壓,以爭取政改,發起人承諾願意接受法律制裁。佔領行動其後演變成衝突,嚴重破壞社會秩序,組織者和參與者經執法機構調查後,律政司已作出起訴,最後由司法機構獨立審理,過程依法辦事,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讓有關人士接受公開、公平和公正的審訊,承擔應得的刑責。

  現在民主黨主席忽然主張政治先行,要求法治靠邊,以涉佔中而被起訴的人數而言,不能不令人懷疑他欲以政治理由為這批違法者開脫,此例一開,以後任何人犯罪,都可以提出諸多理由,合理化自己的行為,法治制度將形同虛設。

  以政治手段解決社會紛爭,漠視法治,必定影響法治基石,代價十分沉重,持激進政見人士將有恃無恐,以為用激烈手段損害他人利益,破壞社會安寧,也可以逍遙法外,日後他們只會變得更加激烈,社會又怎可以修補撕裂,大和解更是空談。

李一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