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廢料「打困籠」藏大危機

  內地愈來愈重視環境保護,估計未來從香港入口的廢料數量,將會趨跌。最近內地突然收緊廢紙入口的要求,就是一個警號,香港回收業不能只扮演轉運廢料的上游角色。昨天出現第二個警號,元朗一個塑膠廢料場大火,冒出有毒氣體,反映廢料堆積,潛在風險極大,若不另謀方法,處理本地廢紙、塑膠、金屬等廢料,一旦發生回收場大火,將會造成極大的環境禍害。

  本地回收商近月飽受內地拒收廢紙的困擾,不單止涉及業界的生計問題,由於廢紙堆積,日曬雨淋,將無法再用,令回收場衞生轉差,隨時造成公共衞生風險,而火災風險亦有增無減。昨天元朗一個貯存大量塑膠廢料的回收場發生三級火警,火勢一發不可收拾,冒出大量有毒黑煙,附近村民首當其衝,雖無人傷亡,但空氣受污染,有毒物質滲入土壤,環境已受破壞。

  香港長期向內地輸出廢料,依靠內地擔當循環再造的下游角色,但內地對環境愈來愈重視,對廢物處理的規管愈來愈嚴。香港回收業唯一出路,是盡快轉型,但須先解決一系列問題,例如在棕地經營回收的商人,不合資格申請政府的回收基金,難以提升水平,而要設置「拉粒機」等新設備,動輒需要過萬呎土地,並非回收商所能負擔的。

  政府是時候推出新政策,舉例而言,短期應變方法,是否可以考慮設置「中央拉粒機」,協助廢紙業符合內地的新要求。長遠而言,香港有需要向歐美取經,加速發展本身的回收和循環再造工業,並在政策和資源上,鼓勵本地提升技術和設備水平,本地廢料自己再造再用,才是治本之道。

李一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