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執法乏力 霸官地易過借火

  南區區議員司馬文位於西貢的村屋,佔用官地並僭建平台一事,長達十二年,若非被傳媒揭發,無人追究,直至事件曝光,地政總署通令司馬文須拆除平台上的加設裝置,他才照辦,表現極其惡劣,身為公職人員,做了極壞的示範。

  事件反映的問題,仍未有答案。第一是司馬文在○六年購入村屋後,以短期租約向地政總署租用圍繞村屋的土地,作為後花園,同時開始佔用對出一個平台,成為他口中形容的「遛狗花園」。十二年過去了,期間他應多次申請續租並獲批准,問題在於為何地政總署續批租約,卻沒有發現土地旁官地遭人佔用,給租用人有機會任意使用,結果出現鄰近官地遭佔用長達十二年的荒謬情況。

  地政總署人手不足,巡查乏力,已是公開的事實。司馬文個案,凸顯長期霸佔公共資源的行為,應是常態,更誇張的個案,應該存在。本港土地珍貴,政府要反思是否需要作出改變?不容犯法行為視作平常。

  第二是傳媒揭發事件後,地政總署只要求司馬文拆除加裝在官地上的地燈,卻沒有進一步要求他拆除整個平台,做法令人疑惑。要知道,司馬文曾向記者承認,是他在平台上鋪上石磚,成為現狀,公眾質疑這是否屬於違法僭建行為?如果司馬文村屋外牆多處僭建違法,需要清拆,為何他佔用官地並加建之物可以存在?為何他不用負上責任?對於名人違例個案,部門的處理顯得有心無力,會否縱容更多人視法律如無物?繼續貪婪地濫用官方土地?

李一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