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向外取經 開發銀色人力

  香港面對人口老化和低失業率,須設法增加勞動力,在推動長者工作方面,還有很多可能性,而外國有豐富經驗,可供借鑑。政府要在再培訓、職位配對、支援僱主等盡快醞釀政策並預留資源,避免走冤枉路。

  政務司司長張建宗發表網誌,提出鼓勵五十至六十四歲的年長人士,以及六十五至七十四歲的「少老」重投就業市場。他提到一項舉措,勞工處今年將優化「中年就業計劃」,向聘用六十歲或以上已離開職場或失業者,以及為他們提供在職培訓的僱主,每月發放四千港元津貼,為期六至十二個月。

  這項措施僅為起步,要推動長者就業,前面還有很多工作。以日本、新加坡和南韓為例,長者勞動人口參與率由兩成二至三成一,比香港的一成七高得多,反映香港可參照這些地區的經驗。

  日本上世紀七十年代便創設「高齡者僱用率制度」,要求商界盡可能僱用一定比例的五十五歲或以上勞工。過去三十年來完善多項鼓勵政策,包括八十年代將法定退休年齡延至六十歲,再於二○○四年要求企業有義務確保僱員能工作至六十五歲,又廢除設置再僱用標準規定等,對長者重投勞動市場,起積極作用。

  上述舉措,涉勞資利益,具爭議性,須從長計議,過程中政府必須參與,由勞工處加強長者就業配對,以至在政策上向資方提供支援,例如考慮在勞工福利、強積金等開支給予稅務寬免,可以盡早展開討論,尋找共識,並讓長者自願就業,才能實現政務司司長所倡議的「返工無限耆」。

李一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