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訓導學生怎可以「靠嚇」

  中四地區名校生曠課半天被訓導主任威嚇或會記大過,走上寓所天台跳樓輕生。通常學生自殺不能歸咎於單一因素,然而今次事件在死因聆訊過程中,揭露校方的處理手法有很多地方需要改善。

  首先,死者梁卓銘不是一名頑劣的學生,初中時成績不俗,升上中四才因不堪學業壓力而退步,他為甚麼出現這樣的問題,校方應該約談或者家訪了解原因,向學生解釋曠課的嚴重性時,透過開解心結來調度其積極性,而不是按照慣常對付頑劣學生的做法,以威嚇來迫其改正。

  如果訓導主任覺得不能勝任這類勸導工作,或者對學生了解不足,就應該尋求班主任或駐校社工協助。

  其次,訓導主任電話聯絡死者母親通知她兒子曠課,死者跳樓昏迷後母親望訓導主任到醫院協助,訓導主任卻因「唔知點處理」而請示上級,找不到校長後輾轉找到副校長,副校長指他「唔係好識輔導」而不適合去醫院,任由家長徬徨無助。

  教育局有向學校發指引,指學生無論甚麼時候和地點自殺,學校都應該即時啟動危機處理小組應變,事件顯示校內教職員溝通機制不足。

  學校注重管理和紀律,同時要懂得從學生和家長需要的角度去考慮問題,因才施教,才能夠在出現問題時對症下藥,避免慘劇發生。

李一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