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速研「窺淫罪」 不放生偷拍者

  老師以手機洩露試題案件,終審法院裁定「不誠實取用電腦」罪必須涉別人電腦,等同判控方「告錯罪」,亦令執法部門多年來「貪方便」使用此罪名檢控的多類案件,包括用手機在私人地方偷拍他人裙底春光,能否定罪,頓成疑問。由於偷拍行為甚普遍,不應讓法例瀕臨真空,當局要研究修改「不誠實取用電腦」法例,加強打擊範圍,或訂立全新「窺淫罪」,以堵塞漏洞。

  「不誠實取用電腦」罪行於一九九三年立法,當年未有智能手機,故此有教師以自己手機洩露試題一案,終審庭不接納控方要求按科技發展,與時並進擴闊對原法例的解釋。

  一向以來,律政司利用「不誠實取用電腦」罪的檢控範圍相當廣泛,包括竊取他人資料、偷拍他人裙底等等,有法律界人士形容律政司把此罪當作「萬能鎖匙」。

  現在「萬能鎖匙」失效,即使警方稱可引用擾亂公眾安寧等罪檢控偷拍,但在私人地方偷拍,甚麼情況才算擾亂公眾安寧,容易受法律挑戰。為免爭拗,律政司應研究修例,把智能手機視作電腦的一種,才能保持原有條例的效力。

  但這並非萬全之策,因科技發展迅速,或出現超越電腦定義的新事物。另一方法,是訂立專門對付偷拍的法例。法律改革委員會性罪行檢討小組去年建議訂立「窺淫罪」,並已完成諮詢,當局盡快應研究立法的可行性,以防出現偷拍易脫罪的荒謬情況。

李一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