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法官棒喝議會粗暴文化

  民主黨議員許智峯在立法會內搶奪保安局女職員手機一案,裁判法院法官昨天裁定他不誠實地獲益而取用電腦、普通襲擊及阻礙公職人員執行公務三項控罪全部成立,他稍後將要為個人的違法行為承擔刑責。今次裁決,對動輒動粗的議員來說,起到當頭棒喝的作用。公眾亦期望可以阻止議會內的粗暴歪風蔓延下去。

  裁判官裁決時明確地指出,許智峯出手搶手機,完全罔顧了其行為會接觸到保安局女行政主任的身體,從而令她憂慮遭受非法武力。而許智峯並非執法人員,他沒任何權力自行蒐證或執法,去宣示他對公職人員執行職務的不滿。在事件發生後,許智峯曾公開道歉,但這並不足夠,現在法庭的裁決,不單止還受害公職人員一個公道,還對每況愈下的議會文化,產生振聾發聵的作用。

  現在立法會爭拗不斷,部份議員不止出口,還經常行動起來,一有不滿,就走出席位,包圍政敵,發生肢體碰撞,負責維持秩序的保安人員夾在中間,成為磨心,經常受到衝擊,受傷個案不時發生,令人擔心情況持續下去,難保一天會出現嚴重的衝突事故。以往港人常見台灣立法院立委大打出手,近年已較少發生,反觀香港立法會的衝撞愈演愈烈,若果議員不注重個人操守,回復平和、理性地議事,難保香港議會文化有一天會比台灣更差劣。

李一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