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讓爭拗過去 修補撕裂關係

  反修訂《逃犯條例》爭議,觸發空前大遊行,更釀成警民激烈衝突。部份市民目擊社會動盪,產生負面情緒,難以平復;亦有人堅持己見,與親友爭吵,不歡而散。

  每逢社會發生大事,參與其中者,經歷激烈衝突場面,留下心理陰影。即使沒置身在其中,有人看電視新聞後觸目驚心,情緒出現波動,暫時不願看新聞,避免觸景傷情。

  昨天曾繁光醫生在報章專欄中提到一名參與集會的學生,他首次遇上催淚彈,往後數天不停地哭,疑患上創傷焦慮症。而藝人鄭裕玲昨天主持電台節目時談到要珍惜香港這個家和年輕人,數度哽咽,引起不少聽眾共鳴。

  上述個案,均反映不少人經歷社會大撕裂之後,情緒激動,不懂如何紓解。隨著特區政府宣佈不會重啟修例工作,大家是時候冷靜下來,尋求解決方法,盡快讓生活回復正常。若發現自己情緒仍受困擾,有需要時候,應向專家尋求輔導,不要延誤,否則情況惡化,醫治將更困難。

  近日亦有不少市民與親友討論修例一事時,意見不合,在社交群組unfriend對方或退出通訊群組,關係變差。現在事件趨向緩和,大家應接受和而不同,放開過去,修補關係。為了一次爭拗而傷了親情、輸了友情,值得嗎?

李一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