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停爭拗免神傷 珍惜眼前人

  反修訂《逃犯條例》觸發社會大爭議,反對行動仍層出不窮,持不同意見市民的爭拗依然激烈。在社會氣氛持續繃緊下,部份人出現情緒困擾,變得抑鬱低沉,大家對這問題急須正視,不要讓一場爭議,演變成集體情緒創傷。

  香港大學醫學院發表一項為期十年的跟進研究,期間每逢社會發生大爭議,研究員即跟進逾千名市民的反應,從而了解大事件如何引起情緒問題,結果發現疑患抑鬱症的百分比持續上升,在一四年佔中期間疑患抑鬱症百分比為五點三,至佔中結束之後就升至百分之六點一,到今年六月至七月反逃犯修例的百分比更大升至九點一,情況愈趨嚴重。

  反修例爭議,不單在政府與反對的市民之間發生,更加無孔不入,在朋友、同事、家庭之間一樣激烈,不少人爭論至面紅耳赤,互不理睬,變成陌路人,所造成的情感創傷,比與不認識者之間更嚴重,因為不能拗贏對方之餘,失去了友情和親情,不少人不知如何修補,令情況更難扭轉。

  若大家發現親友情緒受困擾,最好暫時停止爭吵,轉換話題,尋求回復平靜,要接受和而不同,以保持親情和友情為最大考慮,不值得為一場社會紛爭而失去眼前人。

  至於社會的集體心理創傷,則須停止爭拗才可治瘉了。

李一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