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登食經——吃狗肉爭議

  九寨溝七級地震,搜救工作仍在繼續,在新聞片段看見諷刺的一幕:搜救犬在一家掛着「狗肉火鍋」的店外搜索傷者。亞洲地區中,中國和韓國仍然有吃狗肉的習慣:廣西的玉林市狗肉節被動物權益人士大肆批評;早幾年韓國舉辦世界盃時韓國政府受西方輿論壓力,下令所有狗肉餐館停止營業。

  香港人受西方價值影響,視吃狗肉為噁心和不文明的行為。曾經有人在公共圖書館的藏書中找到狗肉菜式的食譜而要求政府把有關狗肉的篇幅刪去。今天在中國大陸的街市仍能看見關在籠裏的狗隻等待屠宰,基本上和香港的活家禽檔一樣。狗比雞聰明,面臨屠宰的一刻會猛烈掙扎,發出凌厲的衰嚎,令人不忍。

  儘管人們不願承認,但人類吃狗肉的習慣已持續好幾千年。歷史上,人類都把狗隻當作「四隻腳的食物櫃」:用過量的食物餵飼狗隻,當遇上天災或失收而缺乏蛋白質來源時就把牠們宰來吃。

  近代西方人不吃狗肉並非單純喜惡問題,人類學家馬文‧哈里斯(Marvin Harris)指出,西方人不吃狗肉是因為狗隻長肉慢,並非有效率的肉源。而且西方人有多種不同肉類選擇;狗隻能為人類作警戒或牧羊等勤務。反觀那些吃狗肉的地方長年缺乏肉食,又沒有攝取乳品的習慣,狗隻成了理所當然的肉類來源。

  今時今日大家都不缺肉食,研究證實狗隻的陪伴能為人類帶來心靈上的依慰,而且狗隻在治安和搜救上的貢獻良多,狗肉菜式是時候成為歷史了。

劉晉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