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登食經——另類殺街

  旺角行人專用區「殺街」,大媽大叔轉到別的地區演唱,噪音問題沒解決,看來政府最終可能會一刀切禁止街頭表演,最終令一些有質素的表演者遭殃。城市公共空間管理永遠是一個難題,政府介入往往扼殺那些以街頭維生的人的生計。

  最佳例子就是街頭飲食,過往晚上十一時後,銅鑼灣白沙道就出現一堆攤檔提供小炒和小吃,可是自九十年代之後就消失了。現在晚上要找點吃的恐怕只有二十四小時麥當勞。近年常常傳出業主踢走小食肆的消息,老舖成為巿區重建的犧牲品,而政府早年建成的熟食檔亦因改建或遷拆,數量大為減少,小食肆在租金高昂的氣候下無處容身。

  二○一六年「旺角騷亂」就是因為農曆新年期間警察和食環署掃蕩小食攤檔引起,政府一直以消極的態度對待街頭飲食:港英時期把街頭無牌熟食檔描繪成「黑仔記」,提醒市民不要光顧。然而街頭小食檔即使想申請牌照也無從入手,因為自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後,街頭熟食檔就一直沒有發牌,大部份街頭熟食檔都是無牌的。

  雞蛋仔、砵仔糕、臭豆腐和炸油池等小食都是本土特色的街頭食製,大家都愛吃,可是香港政府一直沒有把街頭熟食檔列入規管範圍。每年青衣戲棚的攤檔吸引大量人流,可見香港需要一個類似夜市的地方。

  政府一直不正視街頭飲食檔的存在,亦未有提升業界水平的企圖,反觀新加坡曾推出「小販學徒計劃」為有意投身熟食小販的人士提供拜師學藝的機會,確保傳統廉價美食得到承傳。不論是街頭飲食還是街頭表演都會出現良莠不齊的情況,唯設定明確規則才能平衡各方利益。

劉晉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