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登食經——禾蟲過造 恨唔返

  廣東傳統民謠有一句「老公死、老公生,禾蟲過造恨唔返」,反映廣東人對禾蟲的瘋狂愛好:一位婦人喪夫,以道教儀式舉行喪禮,新寡婦人跟隨喃嘸先生到有水井的地方「買水」。婦人拿住面盆行到街角,遇到挑擔叫賣禾蟲的,婦人着喃嘸先生稍候,身穿縞衣素服的婦人不慌不忙的走向賣禾蟲販商,買了半盆禾蟲拿回家去,倒到盛器內,再拿面盆出門,繼續哭哭啼啼的完成儀式。

  每年春秋都是禾蟲當造的季節,珠三角的農家菜食肆經常把鮮活食材放在舖面作招徠。香港沒有禾蟲賣,筆者每年四月回中山祭祖都會找禾蟲子吃。最近在中山崖口棠記看見禾蟲「真身」:帶有鋸齒狀小腳的粉紅的小蟲,如筷子般長,浸在水中。禾蟲的學名是疣吻沙蠶,生長於鹹淡水交界,棲息於稻田的沙泥底。

  一般禾蟲的做法是先把禾蟲放在盤中,下生油,禾蟲會喝下生油而脹到胖胖的,然後把禾蟲放在瓦缽中,下鹽,禾蟲遇鹽就會溶化成漿。把粉絲、陳皮末、炸蒜頭、欖加到禾蟲漿中,隔水蒸熟,再烘烤至焦香。傳統農家做法是全缽都是禾蟲,今天稻田和河道減少,禾蟲變得矜貴,食肆混入蛋漿才令人以為禾蟲製作像魚腸一樣下雞蛋,實際上應該整缽都是禾蟲才夠滋味!

  除了缽仔焗禾蟲,亦可把蒸好的禾蟲切成骨牌形,煎或蘸粉炸之,惹味非常。一般未接觸過禾蟲的人都因為它的外表而卻步,可是一旦吃過卻忘不了它的美味!

劉晉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