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活時代——拚死食河豚

  上周到大阪幫朋友辦點私事,他之後在一家老店招待我們一行人吃河豚大餐。河豚是日本人喜愛的美食,但我聽聞過此物的惡名,心裏實在有點猶豫,但在朋友的盛情難卻,而且早已在一家老店訂好餐,不好推卻,只好捨命陪君子了。

  我們吃的套餐雖然並不很貴(每客六千日圓),但可讓你品嚐五種不同的吃法,可算物有所值。前菜是河豚皮,生的魚皮切細絲用柚子汁涼拌,開胃爽口,且富膠原蛋白。「揚物」是連骨的炸魚肉,厚厚的兩大塊;然後是主角刺身。肉片得極薄,舖在盤子上晶瑩通透。吃河豚不用醮醬油或山葵,而是一種微酸的醋汁,可以帶出河豚的鮮味。接着是一個清湯大涮鍋,一塊塊生魚肉端出來時還在抽蓄搏動,新鮮得不可置疑,但看着有點觸目驚心。最後還來一個加了雞蛋香葱的魚肉粥,份量不少,所以大家都吃得痛快。最值得慶祝的,當然是沒被毒死。

  若論味道,我認為河豚屬於名過其實,若不是相信日本師傅的烹宰技術,絕不值得冒死來吃。它是種味道不錯的魚,但肉味偏薄,以白身魚刺身來說,鮮味還不及鯛魚(鱲魚)。不過它的肉有嚼勁,有點似吃田雞肉。所以炸來吃肉質稍嫌太靱。用湯汆熟然後醮醋吃的方法最好,但比起我們的星斑甚至鯇魚腩,其性價比也不算高。吃一次,就算是長點見識吧。

作者簡介:前政府常任秘書長,現任商會總裁、歌手

楊立門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