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活時代——愛國‧泰

  說起國泰航空,香港人有很多複雜感情。眼見這家公司近年遭逢各種挫折,國際排名不斷下滑,不禁有恨鋼變成鐵,今非昔比的慨歎。身邊一些以前是國泰忠實顧客的朋友,紛紛變節,說是因為忍受不了愈來愈狹窄的機艙空間和差勁的食物。那個飛行常客的「獎勵」計劃,獎勵愈來愈少,手上的積分有如雞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積分多的更好像成了國泰的人質,為了可以留在某一個等級,不得不多飛幾次,甚至要硬着頭皮,付高價飛商務艙。

  當然亦有所謂死忠份子,儘管滿口怨言,但始終逃不過國泰較多的航班時間選擇,捨不得那迎合港人口味的機內娛樂節目,或惦記着那個在半夜時分端來熱騰騰、香噴噴的杯麵。

  愛國泰,就像愛國一樣,總牽涉一點非理性成份,明知它有這樣那樣不是,卻始終是屬於自己的航空公司。我在一九七九年第一次坐飛機,就是坐國泰到菲律賓,直到今天,那種親切感是其他香港航空公司給不了我的。

  其實以我自己的經驗來說,國泰的服務並沒有下滑到不可接受的地步。空中服務員的態度仍然非常好,飛機餐的味道也不錯,目的地的選擇仍然很多。我經常光顧其他航空公司,也發現他們在某些方面的確比國泰好,但不是好到讓我成為他們的常客。起碼,不會給我回到家的感覺。

楊立門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