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活時代——醫生荒

  過去一兩個月的流感高峰期,公立醫院逼爆,病人和醫生同時怨聲載道。政府當局似乎束手無策,因為醫療人手不足的問題,不是一時三刻解決得來,唯有呼籲那些退了休,或私人執業的醫生出來幫忙。但在這關頭,私人醫生又何嘗不繁忙?我在過年前受了些風寒,去過幾家診所,都有人滿之患,要輪候很久。我一位親人是西醫,他說這個黃金檔期收錢收到手抽筋,又豈容錯過?政府的呼籲,看來是白費了。

  沒有人統計過香港私人執業醫生的平均收入,但我猜度應該屬於全世界最高那一類。這促使兩間大學的醫學課程成為「神科」,吸納了成績最好的學生報讀。不過,不少醫科畢業生只視公營醫療機構為踏腳石,因為工作量大,收入又比不上私人執業,幹不過幾年便會離開了。所以我十分敬佩那些不辭勞苦,在公營醫院裏服務市民的醫生。

  不過話得說回來,香港醫生嚴重缺乏,醫生們自己也要負上些責任。醫務委員會一向同業十分「保護」,不容許更多外地畢業的醫生來港執業。

  反觀新加坡和泰國等國家,則容許大量外國醫生進入,充份照顧本地需要之餘,更可以大力發展「醫療旅遊」,促進經濟。醫生和很多其他專業一樣,是個自我規管的行業,它不想把門敞開一些,政府也拿它沒辦法。於是,我們便看見醫生一邊喊着辛苦,一邊卻不讓人來幫他們的怪現象。天下之事,真的無奇不有。

楊立門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