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活時代——我的怡東回憶

  伴隨着兩代香港人成長的怡東酒店結業,令人不期然在腦海裏搜尋那份屬於自己的怡東回憶。我的回憶可能比一般顧客特別些,因為我的人生大事,就在怡東舉辦的。那個年代,在大酒店舉辦婚宴還未及今天流行,除了九龍的麗晶(今天的洲際)和港島的富麗華外,合適的酒店場地根本不多。當年怡東推出一個「婚讌套餐」,酒席設在三樓的宴會廳,還包括當晚的蜜月套房。散席後,服務員送一瓶香檳和小吃到房裏來供新人享用,好不浪漫。我記得酒菜的水準不錯,金豬魚翅齊全,取價二千四百元一席,當年以酒店來說,可算公道。

  其實我早在怡東開業之初已開始光顧了。那年我是個正在發育的初中生,胃口奇大,當時自助餐開始流行,怡東推出午市自助餐,十四歲以下的「小童」可獲半價,我便約了跟我一樣貪吃的同學一起去吃。一客三十元的自助餐我們只付十五元,傾盡新年的利是錢也覺得值。同學生得高大,食量驚人,惹來餐廳經理懷疑,要查看我們的身份證。我們拿出了兒童身份證給他看,證明未到十四歲,他也只好對我們說聲「謝謝」。

  老店結業,難免有不捨之情,但在時代的巨輪下,老的不去新的不來,我們應以平常心去看待。

楊立門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