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活時代——亂世求生

  身在萬惡之境,香港人唯有善頌善禱,自求多福。香港人見到,一面是個沉默而無謀的政府,另一面是不斷升級的暴亂騷擾,所以覺得不繼續爭取又不是,但繼續抗爭,又看不見有任何出路,只會衍生更多暴力。政府和示威人士處於兩個平行世界,但生活在現實世界的蒼蒼眾生,正受着無止境的煎熬。一般香港人都不明白我們的特首為甚麼死也不肯將「撤回」二字宣諸於口,但也同樣不明白,為了要聽到這兩個字,我們竟要賠上我們一直珍視的法治、人身安全,甚至生計。

  這世上,實在有太多不能用常理解釋的事,也太多盡一生之力也改變不了的難題。我們都應該學會從容面對,不要對未來絕望。老前輩對我說,人都畏懼災難和痛苦,但真的大難臨頭時,很奇怪地,又會覺得沒甚麼大不了。他在抗戰時期仍在內地唸書,敵軍空襲無日無之,下課途中經常見到餓殍處處,怵目驚心,但久而久之,不知是適應了還是麻木了,日子還是一天一天地過。長期生活在空襲的威脅下,慢慢察覺敵機出沒的時間和地點,也有它的規律,洞悉了便知道何時需要躲進防空洞,何時不需。

  在今天,我們也學懂看網上的預告,何時有罷工,哪區有衝擊,哪處沒地鐵,然後盤算自己的日程。大時代中,在這座城市未完全淪陷前,小市民仍要養兒育女,為口奔馳,唯有希望政府裏的大人們口裏鬆一些,街上的大哥大姐們手下鬆一些,大家有路好走。

楊立門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