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活時代——仲夏夜之舞

  上星期剛警告過,暴力示威行動這樣持續下去,必失民心,上周末的遊行果然沒發生暴力事件,整個香港頓然吁了一口大氣。當然,示威者偃旗息鼓究竟是因為甚麼,會否持續,都未可知,但我們煎熬了兩個多月,終於可以過上一個太平的周末,總是值得慶幸的。

  所以,上星期天陳裕光夫婦在Club One主持一年一度的餐舞會,心情也特別靚。Michael是大家樂集團的前掌舵人,退休後繼續貢獻業界,創立「傳承學院」,專門教導華人家族企業怎樣把家業傳承壯大,望可打破「富不過三代」的定律也。他和太太Pauline也許是得益於經常跳社交舞,永遠都神采飛揚,看不出已有六名孫子,真的教人艷羨。他們每年總在八月左右邀請一眾喜歡唱歌跳舞的朋友狂歡一個晚上,我的舞跳得很爛,最喜歡的環節是看多位職業舞蹈家現場表演,跳得熱情澎湃,精采絕倫。

  這個仲夏夜舞會,還見證着Michael夫婦一手創立的婚宴場地品牌Club One,不斷成熟壯大。舞會每年在一家不同的分店舉行,屈指一算,我出席這個周年舞會已不下七八次,次次都在新場地,真的讓我驚歎Club One業務發展之快。

  我特別欣賞他們選擇了幾個富有本土情懷的地址開業,包括淺水灣的泳屋、西港城,及城門河畔的石舫,都有自己的獨立性格。

楊立門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