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活時代——尋味中山

  我雖在香港出生,但祖籍中山,血液裏多少流着中山人的「為食」基因。我的爺爺對飲食極為講究,聽先父說,文革時期紅衞兵來抄大地主的家,爺爺在大宅的天台遲遲不下來,原來是忙着熬製蓮蓉!做蓮蓉要不停在大鍋裏剷動,他不肯下來,是因為怕蓮蓉煮糊了,還是對當時群眾恐怖的一種消極抗爭,後人已無從得知了。

  我每次「回鄉」尋食,從來沒失望過。久聞中山的崖口的美食,上星期從珠海下船便直奔這個鹹淡水交界,四處是魚塘的地方。一進崖口村,便見有無數標榜煲仔飯和雲吞的食店,煲仔飯香噴噴,但那天氣溫三十三度,提不起勁吃。雲吞的餡料只有豬肉,不及老廣州那種精緻,但肉料鮮香,不妨一試。我們午飯的地方叫「紅樹林」,這店設有海河鮮魚缸,用料上佳。我們吃了皮脆汁豐的燒鵝、鮮嫰的深海泥鯭和灼桂蝦(大竹節蝦)、釀豆腐、水東芥菜等八個菜,八人消費不到七百元!

  次晚再去我的心水之選「荔苑隆都」,坐落於全國最大的紅木傢俬集散地沙溪鎮。那裏有多款名菜,但不能錯過的有兩樣:一是中山特產蘆兜糉,是《舌尖上的中國》介紹過的美食;二是荔枝木炭燒雞,九十八元一隻,因為雞身不大,八個人吃兩隻就剛好了,包你未吃過如此和味的燒雞。周末的話最好一天前預訂,可以坐進園林裏的小包廂。

楊立門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