珊珊來辭——走出人間地獄

  部份回教國家實行「以牙還牙,以眼還眼」,一種報復主義的刑法。伊朗在執行上,假如加害者弄盲對方的左眼,經法庭定罪後,加害者便要賠上自身的左眼。為何聯想到這種極端刑罰?當得悉五歲小孩被虐致死,立時湧出的念頭。

  除了情緒受牽動,同時產生不少疑問。先說情感上,多麼想將孩子曾受過的創傷,重複一次放在施暴者的身上,讓他們親身體驗,相同的過程和肉體的痛楚。

  然後又走回一條永遠沒答案的老問題上,人究竟是性本善?還是性本惡?或許虐兒致死在我們的社會極少發生,只是每當揭發個案,大多已到慘不忍睹的程度,並且有統計顯示,施虐者的身份,親人佔了68%;數字結果令人心酸。

  你我曾經歷童年的過來人,深切體會這個階段對未來以至人生尤關重要。就算踏進社會,嚐盡萬千世界不同形式的痛和苦;若要去細分高低等次,終究沒有東西比摰親傷害更痛、更苦。不幸被施虐的孩子,兒時就在親人打造的地獄裏生存,就算成年後能逃離魔掌,內心深處的傷口,旁人不會察覺,依舊默默地腐爛着,拖垮一個人的一生。

  日本漫畫《地獄少女》是我喜歡的動畫之一,每集受害人跟地獄少女訂下契約,只要拉開稻草人上的紅線,便能將加害者送進地獄,內容看似解恨。另一邊廂作者還帶出一個訊息,受害者決定拉出紅線,契約就此生效,死後亦要下地獄,身上留有一個永不磨滅的印記作記認。

  我相信被揭發家庭只是冰山一角,有些受害者更長大成人。擺脫過去的不幸有不同方式,如迴避、隱藏、甚至報復。漫畫使我領悟到不用報復亦不用原諒,善良是一種選擇,以此去好好活下來,才可將不堪回首的過去連根拔起,阻止它繼續滋長誤終身。

李珊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