珊珊來辭——有一隻格力犬住在心裏(中)

  彼此對望一刻,牠還是沒有自信,靜止不動,跟在旁的狗們形成強烈對比。跟着我便向員工以身體語言溝通,表示要帶牠散步去。

  其實要將牠從群犬中帶出來,有一定的難度。雖然有通道和門口,可是打開的話,群犬一定不顧一切衝上來,場面將會失控,所以員工選擇以熊抱方法,以接力方式去抱給圍欄外的員工,再交到我手裏。只是又讓我看到一個難堪的情景,就是其他犬隻嫉妒牠被選中,被抱起時,乘機咬牠的臀部,並出現牙印滲血,然而牠還是一聲不吭。

  終於把牠和狗帶交到手中,便正式開始散步之旅。起初牠高興得衝着走,狗帶也被扯得緊緊的。還好曾為了我家愛犬水水,接受過基礎犬隻訓練,立即作出指示,讓牠跟我並肩而行。同時讓人驚喜的是,只需發出指示一次,牠便心神領悟,沒有搶着狗帶,乖乖走在我身旁一起漫步。

  玩了一陣子,再在產品銷售處買罐頭狗糧,打算給牠補充體力。可是又發現沒有器皿,生怕開蓋的罐頭鋒利會弄傷嘴巴,更不想將食物倒在地上,我便決定放在掌心給牠餵食。看來牠也是餓着肚子,吃得狼吞虎嚥,中途被牠的牙齒撞到,痛楚令我全身瑟縮一下。而牠亦發現弄痛了我,隨之慢下來用舌頭將食物捲進口裏。

  牠實在太乖巧親人,相處一小時並不足夠,所以決定付費再來一小時。而開心時光是飛快的,我要出發去機場非走不可,那時情緒便由腦海和心底蔓延開去。我不想親手送牠重回那個弱肉強食的房間,所以拜託好友將牠送回。

  現在仍清楚記得,當時用盡全身氣力和意志去阻止眼睛滴淚,奈何看着牠遠離的身影,還不時回頭看我;假若有人在我跟前說一句無關痛癢的話,也能劃破防線立刻崩潰大哭。

李珊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