珊珊來辭——擺脫與面對

        剛過去的一個星期,多則新聞報道讓我聯想起1998年電影《Meet Joe Black》的一段對白,大意指「人生有兩件事情,任何人都逃不掉,一個是死亡,一個是繳稅。」

  可說人在35歲前,沒有意識和興趣去了解何謂人生,而且會不自覺愛上「擺脫」的遊戲。

  比方說小時候長輩牽著小手,便會想盡辦法扔開,好讓自己四處跑。到了讀書時,亦是想盡辦法逃過功課和考試。進入了社會,又想逃離辦公室政治的權鬥,及三五成群的閒言閒語。我們不斷在擺脫的路上尋求出口,總覺得能避開種種枷鎖和繁囂。這些天真爛漫的日子,其實全是雞毛蒜皮的小事,回望過去,為此絞盡腦汁、扭盡六𡈼;如此幼嫩的所為不禁失笑。

  然後踏進35歲,周遭便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突然要頻繁面對生離死別,例如摰親、好友、長輩、同輩、同事、寵物;因不同理由相繼離開。莫名的痛苦接踵而來,人便開始感悟,究竟何謂人生?再加上身體是很誠實,它會告訴你在各方面的機能,步入一個減數的進程。你不得不去學習如何面對人生,而且更會醒覺很多事情是沒可能擺脫。

  在眾多不能擺脫的事情中,「死亡」是帶來最複雜、深刻的情緒。感性的人,面對時會哭哭啼啼,痛得死去活來;理性的人,從某些途徑將情感沉澱,宣洩而不露行跡。

  自問還在學習階段,面對死亡仍然難掩哀傷,甚至沮喪成行屍走肉。正如電影《新不了情》結尾,馮寶寶女士唱出的詞句:「往後的歲月,苦痛要做人,歡笑也做人。」後面的人生路,態度終究由自己掌握。

李珊珊


hd